1. 今日日报首页
  2. 今日热榜

犯下大错的马云

犯下大错的马云,自从马云被四部门联合约谈之后,很多盆友都十分好奇马云到底犯了什么错,前段时间在上海外滩金融峰会上,马云大胆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他已经完全站到了银行的对立面,并且还炮轰了几大国家金融体系,对此相关部门也对马云背后的蚂蚁集团进行了调查,结果却发现了惊人的秘密。接下来,大家可以和百思特小编一起详细了解一下犯下大错的马云、2020年马云保命~

 

犯下大错的马云

 

犯下大错的马云

 

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大事件,应该就是蚂蚁集团上市泡汤了。这已经是一个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先是主创人马云被四大部门约谈,后来蚂蚁金服各位高管也相继被约谈。此次马云的翻车事件带来的影响特别大,阿里巴巴集团还因此损失了不少的股份,导致市值严重缩水。据相关数据显示,马云的身价在一夜之间就蒸发了240亿,目前这个损失还在继续,这件事情还没有得到解决。蚂蚁集团也用16字回应了此次事件。

 

蚂蚁集团好多人都觉得有点陌生,没有听说过。实际上这是世界上最大的独角兽公司,我们平时使用的支付宝就属于蚂蚁金服旗下产品,和阿里巴巴分了出去。很多人还夸奖马云在这件事情上做的特别对,防止支付宝落到了外国人的手里面。

 

支付宝的潜力有多么大?简单来讲,蚂蚁集团能够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独角兽公司,就是因为这个软件。蚂蚁金服的三项服务功能主要是支付科技和金融领域,支付就是刚刚所说的支付宝,科技是指一定的创新,目前来看,这家企业只是以科技为外皮的金融公司。

 

只是没有想到马云现在的心思居然是想摆脱金融监管,完全站在了银行的对立面。取消监管是不可能取消的,这是从2008年贷款灾难总结而来的结果。10月24号的时候,马云发布的那一场演讲,是直言不讳指出了,现在国内金融体系存在的不足。但后来他所说的中国金融不存在系统性风险的问题,而是根本没有系统。这个说法就已经把监管排除在外,甚至不服从这个系统,压根认为它没有。

 

这些说法都不是最致命的,马云之后认为银行现在还用的是当铺思想,觉得担保和抵押的行为很落后。对于此次演讲,我国的证券时报也对此作出了回应,指出风控能力是当铺,也是他们蚂蚁集团的命门。如果没有外力监控,那么所有的资本就会无限增长。

 

马云曾经有豪言壮志,说的是银行不改变,那他就要去改变银行。确实移动支付给我们现在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改变,对银行也带来了巨大的冲击。我们必须肯定那些好的一面,但也必须要正视权力膨胀的问题。

 

对此蚂蚁集团回应出来的16个字是:稳妥创新、拥抱监管、服务实体、开放共赢,想来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吧!

 

犯下大错的马云

 

鼠年不利的马云,蚂蚁刚戴“镣铐”,淘宝又套“紧箍咒”

 

蚂蚁金服的事情,相信大家都知道了。有人说蚂蚁金服再回来的时候,估值可能会被腰斩,也有人说蚂蚁金服只不过是暂时延缓而已,对未来的估值虽然有所影响,但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大。似乎都有那么几分道理,但大家也没有十足的证据,毕竟大家知道的也都是猜测。

 

无论未来蚂蚁金服的估值如何,起码从现有的局面来看,蚂蚁金服未来的路很可能是带着“镣铐”在走。蚂蚁金服的想象空间,也可能将从百倍之巨被浓缩在了4倍以内,差距之大。

 

也有人说,现在的蚂蚁幸福才是最真实的,有了监管的加入,蚂蚁金服跳的舞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看起来会更美。宁愿蚂蚁金服走得慢一点,也不要将来出现暴雷的局面。否则,届时所有之前爆雷的P2P加起来,都不足以撼动蚂蚁的一条小腿,那才是真正难以挽回的局面。

 

随着蚂蚁金服的折戟未沉沙,阿里巴巴一路狂飙的股价也遭受了滑铁卢,让人没想到的是,马云还没有从蚂蚁金服的失落中走出来,淘宝马上又被戴上了“紧箍咒”,真可谓鼠年不利。

 

犯下大错的马云

 

蚂蚁集团的秘密

 

2017年,蚂蚁的三类业务架构(支付、金融、科技)已基本成型:其一是支付宝的支付业务,蚂蚁通过向商家收取手续费获得收入;其二是微贷、理财和保险业务;其三,则是面向B端金融机构的所谓“科技金融”业务。

 

在2017年之前,这些业务主要由蚂蚁自营完成,比如在对营收贡献最大的微贷业务中,蚂蚁于2014年分别在重庆设立了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花呗”主体),以及重庆市蚂蚁商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借呗”主体),通过阿里系的自有资金向消费者及小微商家放贷。

 

但这些资金并不足以满足越来越大的市场需求。2017年年中,蚂蚁也开始引入第三方银行作为新的贷款方。根据财新报道,蚂蚁集团会为合作方提供蚂蚁风控初筛后的白名单,先从全体用户中筛选出3亿至4亿的“白名单”用户,然后合作银行根据自身风控标准做“二次筛选”。

 

最终,银行会从中挑选不到50%的蚂蚁用户成为自己的贷款客户,而蚂蚁从这种订单撮合中收取名为“技术服务费”的息差。截至2020年6月,蚂蚁纳入合作名单的银行数量达到100家左右。

 

蚂蚁的放贷规模和营收规模因此迅速膨胀。2017年至2019年间,蚂蚁通过放贷产生的利息收入从161.87亿元扩大至418.85亿元,增长了近1.6倍,帮助蚂蚁更换了增长引擎。2019年,以微贷为主的数字金融板块为蚂蚁贡献了56.2%的营收,首次超过支付手续费(43.03%),成为蚂蚁最大的收入来源。

 

蚂蚁的理财和保险板块经历了同样的模式转变和规模膨胀。比如2013年出现的“余额宝”,最初是由蚂蚁与天弘基金独家合作运营的货币基金;等到2017年6月,蚂蚁先引入博时等第三方货币基金作为余额宝的“服务方”,半个月后又上线内容形态的“财富号”,向基金公司、银行等各类金融机构全面开放。经此两项开放行动,蚂蚁基金业务2017年的营收较2016年增加了176%。

 

开放平台模式迅速填充了支付宝平台现有用户的绝大多数金融需求。根据蚂蚁在2020年投资者日活动上的分享数据,2019年,支付宝平台上80%的用户在蚂蚁提供的支付、财富管理、小贷、保险、信用服务等金融产品中至少使用过3种。

 

目前的好成绩也意味着,市场留给蚂蚁数字金融板块的增长空间已经不大。一组公开数据是,蚂蚁基金的营收增长率已经从2017年的176%迅速降至2019年的33.98%。

 

短期内,蚂蚁通过另外两个板块(支付和科技)获得增长补偿的可能性也不大。支付已经是成熟业务,其2020年上半年的营收增长率只有13%。此外,云计算、数据库、区块链等都是不具有网络效应的B端生意,它们对公司业绩的贡献率从2017年以来就没有变过,仅徘徊在0.8%左右。

 

百度搜索:今日日报,关注今日日报网站,即可了解更多相关最新消息!

 

原创文章,作者:rmrbw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mrbwx.cn/rmrbwx/1786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