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今日日报首页
  2. 今日热榜

浙江嘉兴公布新冠疫苗价格

目前我国新冠疫苗的研究在全球是比较靠前的,已经有四种新冠疫苗进入三期临床试验阶段,而大家肯定也非常关心新冠疫苗的价格,昨天下午浙江嘉兴公布新冠疫苗价格一事引起了大家的广泛关注,据了解,新冠疫苗一共需要接种2次,而每支新冠疫苗的价格为200元,一共就是400元,不过该疫苗目前还未上市,只用于紧急接种,相信不久后就会上市的。接下来,大家可以和百思特小编一起详细了解一下哦~

浙江嘉兴公布新冠疫苗价格

 

浙江嘉兴公布新冠疫苗价格

 

据浙江嘉兴市公布的说明,前用于紧急接种的新冠疫苗由省级部门统一向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征订,逐级分发至定点接种单位。

 

说明中指出,该疫苗尚未正式注册上市,经依法批准用于紧急接种,而新冠疫苗紧急接种按照重点人群优先、疫情地区优先、安全接种、知情自愿原则开展。

 

对于疫苗接种情况,说明中也给出了明确:

 

1、疫苗接种的年龄范围是18-59岁,而接种2剂次,间隔14-28天,推荐间隔28天;

 

2、疫苗价格为200元/支(瓶)、2剂次共400元;

 

最后,浙江嘉兴市还指出,如有紧急接种需求,可到社区预防接种门诊咨询,接种前需要权衡紧急接种新冠疫苗的利弊后自愿作出选择,接种前须签订知情同意书。

 

具体如何接种?

 

嘉兴市本级市民如有紧急接种需求,可到社区预防接种门诊咨询,如需接种请详细查阅疫苗接种说明书,全面了解和权衡紧急接种新冠疫苗的利弊后自愿作出选择,接种前须签订知情同意书。

 

健康时报记者注意到,此次嘉兴疾控发布的说明中,采购的疫苗为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其为中国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旗下的子公司。此前据中国驻土耳其使馆百度网站消息,9月16日,中国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旗下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研发的一款新冠病毒灭活疫苗克尔来福在土耳其正式启动第三期临床试验。试验设计入组人数1.3万人(包括1200名医护人员),自愿接种者为18至59岁的的成年健康人,以验证该款疫苗的有效性。

 

公开信息显示,在9月3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党组书记、局长张工前往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调研新冠病毒疫苗研发和生产准备情况,强调要在坚持科学性、确保安全性的基础上,努力加快疫苗研发进度,推动疫苗早日上市,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

 

此前香港《南华早报》报道称有两款新冠灭活疫苗正在申请药监部门的有条件批准,一旦获得批准,疫苗最高定价为600元,这两款灭活疫苗,都需要接种两针,每针的价格是300元。

 

浙江嘉兴公布新冠疫苗价格

 

预计今年12月上市

 

最近,国药集团就宣布,生产新冠灭活疫苗的生产车间,已经通过了国家相关部门的检查,具备了使用的条件。

 

根据国药集团董事长的说法,他们的灭活疫苗已经在6月份完成了第一期、第二期的安全验证,那么6月23日在阿联酋展开了临床第三期试验。第三期实验一结束,这款疫苗就将进入最后的审批阶段,上市速度会非常快,预计12月份就能大范围开始接种。

 

那么,除了国药集团外,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研究员陈薇团队研发的重组新冠疫苗,也完成了第一期、第二期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第三期的国际临床试验。

 

可以说,我们不但在新冠疫苗的研制上,走在了前列,而且在生产上也走在了前列。

 

根据官方的消息,中国在北京和武汉分别拥有两家大型生物研究所,这两家研究所疫苗生产量,预计每年可达2.2亿只。而且根据需要,还可以继续扩大生产车间,或选择在其他符合条件的地区开辟新的研究所。

 

所以,只要市场需要,产能上完全能满足要求,甚至还可以出口。

 

为什么医保无法为新冠疫苗买单?

 

在全民医保这个概念深入人心的当下,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医保。

 

10月9日,国家医保局官网上“建议提案”栏目挂出的一则800多字的答复,引起了全网热议。

 

起源是一位人大代表在此次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中提出,建议将接种新冠肺炎疫苗纳入医保全额报销。作为相关方,国家医保局的态度明显,现阶段无法将其纳入医保报销范围。

 

不仅这位人大代表,已有多方声音提出类似建议。可为什么国家医保局这几年花了大力气不断尝试将高价创新药、抗癌药纳入医保的同时,却拒绝为新冠肺炎疫苗买单?

 

一个最根本却因民意汹涌常被人忽略的原因是:法律障碍。

 

一位接近国家医保局的人士说,“这个事情麻烦之处在于,牵涉到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保险之间的法律问题”。

 

早在10年前,2010年10月28日,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就列出了四个保险不予支付费用的情形,其中一种便是“应当由公共卫生负担的”。其第三十条明确规定,应当由公共卫生负担的医疗费用不纳入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支付范围。

 

什么是公共卫生呢?目前中国在公共卫生领域并无一部母法,尽管在中央文件中多次出现“公共卫生”的字眼,但是对其内涵的认知并不明确。但多年来,就医学领域的分类而言,“公共卫生”一词的内涵比较清楚:针对社区或者社会的医疗措施,它有别于在医院进行的,针对个人的医疗措施。比如:疫苗接种,健康宣教,卫生监督,疾病预防和疾病控制,各种流行病学手段等等。

 

如果非要简单粗暴来划分什么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保险,最简单的方式是,前者注重预防,后者注重治疗。

 

浙江嘉兴公布新冠疫苗价格

 

强生阿斯利康受挫

 

从数量和速度上看,中国新冠疫苗研发无疑走在世界前列,相比起中国疫苗的上市冲刺势头,紧随其后的英美新冠疫苗就略显坎坷。先是英国阿斯利康9月份暂停III期临床试验,后是美国强生公司10月12日宣布暂停旗下杨森制药公司研发的一款新冠候选疫苗III期临床试验,二者原因均为一名受试者出现“无法解释的疾病”。

 

10月14日,对于记者关于其新冠疫苗暂停和恢复具体原因的询问,阿斯利康方面向《华夏时报》记者出具的回应仍是9月9日的解释:“我们自愿暂停疫苗接种,以保证独立委员会对该疫苗的安全性数据进行核查。这是确保我们实验完整性的一项常规操作,当一项试验中有任何潜在、无法解释的疾病发生时所采取的必要步骤……”

 

本报记者了解到,目前阿斯利康在英国、日本、巴西等地的临床试验已经恢复,位于美国的临床试验尚未重启,仍在继续等待监管审查。

 

强生候选新冠疫苗于9月23日开始进行III期临床试验志愿者招募,根据强生公司发给临床试验机构的文件,用于招募患者参与试验的在线系统已经关闭,一负责监督患者安全的委员会正在监控研究数据和安全性。强生公司10月12日发表声明说,杨森制药开展的所有临床研究都有预设准则,可确保一旦发现与在研疫苗或药物相关的意外严重不良事件时能够暂停研究,待调查清楚后再决定是否重启研究。

 

《华夏时报》记者10月14日联系到强生相关负责人询问更多细节,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据美国媒体STAT报道,强生证实了该研究暂停消息,但未提供更多细节信息。

 

巧合的是,阿斯利康与强生被暂停临床试验的新冠候选疫苗均为重组腺病毒载体疫苗,两次事件引发业内对新冠疫苗研发在腺病毒载体技术路线的担忧。反观中国的康希诺公司参与研发的新冠疫苗也属于此路线,但至今未出现类似志愿者不良反应事件。

百度搜索:今日日报,关注今日日报网站,即可了解更多新冠疫苗相关最新消息!

 

原创文章,作者:rmrbw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mrbwx.cn/rmrbwx/1166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