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今日日报首页
  2. 今日话题

李心草案一审宣判

近日李心草案一审宣判登录了热搜,也是在网上引起了网友们的关注,那么很多小伙伴可能还不清楚具体的情况如何,小编也是在网上查阅了一些信息,那么接下来就分享给大家来了解下李心草案一审宣判吧

2020年9月21日,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罗秉乾过失致人死亡罪、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美莲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被告人罗秉乾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判令罗秉乾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美莲经济损失人民币63257元。

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审理查明,2019年9月8日,被告人罗秉乾与任某燊、李心草、李某某昊聚会。罗秉乾在案发当晚多次提议在不同地点连续饮酒。在李心草出现走路摇晃、坐立不稳、情绪不安等一般醉酒状况后,罗秉乾对李心草进行了劝慰和安抚,尽到了一定的照管、帮助义务。李心草在醉酒状态后期的一个多小时内,异常状况不断加剧,陆续出现胡言乱语、乱砸乱打、往自己头上泼水、以头撞桌、用啤酒瓶盖割腕、跨越江边护栏等举动,辨别和控制能力明显下降。罗秉乾只是采取劝说等一般安抚行为,认为这样即可避免危害后果发生,没有采取相应的有效救助措施,而且为避免麻烦及承担救助费用,未采纳报警、送医的合理建议,采用打耳光的粗暴方式为李心草醒酒,致使李心草情绪更加不稳,最终造成李心草翻越江边护栏坠江溺亡的危害后果。另查明,因被害人李心草死亡造成其亲属丧葬费、交通费、误工费等经济损失。

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罗秉乾犯过失致人死亡罪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应依法惩处。鉴于罗秉乾在共同饮酒过程中,对醉酒的被害人李心草实施了一定的照管、帮助行为,犯罪情节较轻。罗秉乾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罗秉乾自愿认罪认罚,并签署具结书,可以依法从宽处罚。公诉机关所提量刑建议适当,法院予以采纳。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诉请中符合相关法律规定的经济损失予以支持。法院综合考虑罗秉乾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及认罪悔罪态度,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被害人家属、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新闻记者及部分群众旁听了案件宣判。

从醉酒到坠江,发生了什么?

2019年9月9日凌晨两点零二分,昆明城区盘龙江江边的公共安全监控视频隐约记录下了江面上泛起的一朵水花,这是18岁的李心草生前所留下的最后一个印迹。

李心草,女,昆明某大学二年级学生,2000年11月出生,云南省曲靖市师宗县人。2019年9月8日中午,李心草的室友任某燊约她及另外两名宿舍室友一起到昆明市区与朋友聚餐,另外两名室友因有事未能前往。

15时42分两人在恒隆广场与任某燊的初中校友罗秉乾和李某某昊会合。罗秉乾,1997年出生,他是这次聚会的发起者,也是这起过失致人死亡案件的被告人。

当天17点40分,李心草等四人先是来到了一家火锅店就餐,期间并没有饮酒。饭后,在罗秉乾的提议下,四人于19点41分、21点35分分别到两个酒吧里喝酒,先后共饮用了24瓶啤酒。

22点38分四人离开了酒吧,李心草和任某燊提出要赶回学校,他们步行至附近的地铁站购票进站。没想到的是,最后一班地铁就在他们眼前开走了,时间相差了13秒,他们更不会想到的是,这13秒竟会是一次致命的错过。

错过了最后一班地铁之后,李心草等四人决定找个酒吧继续喝酒。当晚23点03分,他们走进盘龙江边的热度酒吧,坐在了紧挨着门口的座位上,这里距离盘龙江只有十几米的距离。

四人点了一箱啤酒,罗秉乾又点了4杯烈性调制鸡尾酒。4个人先是每人喝完了一杯调制酒,然后开始继续喝啤酒。

视频显示李心草连续喝了5杯啤酒,23点59分34秒,她开始出现了明显醉酒迹象,突然倒在了坐在身边的罗秉乾的腿上。

被告人 罗秉乾:她倒在我腿上我是非常惊讶的,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让她靠了一会她又自己坐起来,然后我才去看她,那个时候我就感觉她可能真的是喝醉了,有点坐不稳了那种感觉。

三人将李心草扶起来,此时的李心草已经坐不稳了,趴在了桌子上。3分钟后,李心草起身去上卫生间,5分钟后返回。此时已是9月9日00点11分,李心草第二次倒在了罗秉乾的腿上。

被告人 罗秉乾:然后她又自己坐起来,还是处于非常烦躁的一种状态,感觉她越来越烦躁了。

00点14分,罗秉乾走出酒吧,随后李心草也起身跌跌撞撞地走出酒吧,任某燊和李某某昊也紧随其后跟了出去。

李某某昊:我一看我说我跟出去看一下情况吧,然后我就跟着她出去了,之后我们就在那个酒吧门口,就是有一棵树在那里蹲着,当时李心草可能是想吐吧,但是干呕了几下也没吐出来。

1分钟后,任某燊、罗秉乾扶着李心草回到酒吧,让她躺在椅子上。

此后李心草又两次走出酒吧,在李心草情绪稍微平复后,四人继续喝酒。00点44分40秒,李心草拿过罗秉乾对面的啤酒,对着瓶口直接喝了起来。00点58分,李心草第四次起身走出酒吧,任某燊和李某某昊一起跟了出来。

任某燊:李心草就开始坐地上哭,我就过去蹲下去抱她,我和罗秉乾把她扶到栏杆边,她就先安静了一会,然后把她从地上抱起来,拉起来,她就开始脚要往栏杆上面伸,好像两只腿都搭上去了,搭到膝盖这个位置,然后我和罗秉乾就把她从栏杆上拉了下来。

被告人 罗秉乾:当时我就非常的害怕,当时我就跟任某燊说,她好像想跳江,当时我们两个特别紧张,就把李心草架回了酒吧。

根据罗秉乾等三人的回忆,这是当晚李心草第一次出现要跳江的迹象。

23分钟后,四人从江边返回了酒吧。01点37分11秒,李心草突然拿过对面的酒瓶砸在桌子上,随后把桌上的物品扔到了地上。

01点37分44秒,李心草第五次走出酒吧,3人随后跟出,6分钟后,3人将李心草扶回酒吧,让她躺在了椅子上。视频显示,罗秉乾俯身贴近李心草的身体。

被告人 罗秉乾:我把她的包拿过来,放在她头下给她垫着之后,就马上俯身下去了,当时我的想法也是只有一个,只是想让她平静下来,我们真的一心只想让她平静下来,所以我俯身下去,是在她耳边说些安抚她的话。

01点45分15秒,罗秉乾起身,李心草同时坐了起来,随后抓起桌上的黑色物品丢在地上,罗秉乾捡起物品,并抓住了李心草的手。

被告人 罗秉乾:就像小孩她一直哭一直哭停不下来,就会让人很烦躁,当时我是比较烦的,当时这是我的心态。

李某某昊:罗秉乾就说,她这样闹下去实在是也不行啊,就说要不实在不行,打她两耳光看看。

任某燊:罗秉乾他第二次提出来说,以前他遇过很多这样发酒疯的人,都是扇了两巴掌以后就清醒了。

01点47分54秒,罗秉乾连续两次掌掴李心草的左脸,挨了这两个耳光之后的李心草有些发呆。01点57分37秒,李心草喝了口水后,将水倒在了自己的头上,大约三分钟后,李心草第六次走出酒吧,其他三人中只有李某某昊第一时间追了出来,这也是李心草最后一次离开酒吧。

在酒吧门口,她拦住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当天晚上我从这边开车过来,这个女的在这里打车,招了下手我就把车停了下来,停下来她从这边左边上车,当时上车的时候她就坐在后排,另一个男的就和我说,她酒喝多了不要拉她走,那个男的就在前面下车,当时我后面堵了很多车。

李某某昊:我追上去先跟师傅说,师傅你先等一下,你不要忙着开。

视频录像显示,此时仍在酒吧喝酒聊天的罗秉乾和任某燊也先后走出了酒吧,罗秉乾去和堵在后面的车辆解释,就在这个时候,李心草突然打开车门,向江边跑了过去。

李某某昊:我听见她开门的声音,我抬头一看我说,她怎么跑下去了,然后我赶紧跨步两步跑到护栏,她就已经往下落了。我就左手扶着护栏,右手开始弯腰往下面抓,但是没有抓到她,她就已经落入江中。她一落入江中,我就立马开始呼救,我说有人跳江了。

凌晨2点02分4秒,李心草翻越江边护栏后落入了盘龙江,2点04分7秒,罗秉乾拨打了110报警电话,3分钟后,昆明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通知沿江的警力和昆明市消防救援支队展开搜救,由于江流湍急,当晚并没有找到落水的李心草。9月11日,李心草的遗体在滇池东码头被水上分局的民警打捞上岸。法医到现场对尸体进行了初步勘验,确认体表无明显外伤,初步判断为溺水死亡。

认定过失致人死亡罪依据什么?

过量饮酒、救助失当,李心草之死让人心痛、本可避免。被告人罗秉乾犯过失致人死亡罪被一审判决一年六个月。那么罗秉乾的过失有哪些?这些过失是否足以构成犯罪呢?针对这些焦点问题,央视总台记者采访了案件的公诉人。

2019年9月9日,李心草坠江当天,警方通知了她的家属。2019年9月15日,李心草的表姐到鼓楼派出所查看酒吧监控视频,发现罗秉乾有疑似对李心草实施猥亵的行为,第二天她再次来到鼓楼派出所报案,要求警方立案。

2019年10月14日,盘龙公安分局立案侦查。同日,昆明市公安局提级成立专案组侦办,邀请多名全国刑侦专家到昆明指导案件侦查,全面进行了现场勘验、走访调查、尸体检验等工作。检察机关对案件侦查开展法律监督。

昆明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 母演昌:经过检验,排除了机械性损伤致死,排除了自身疾病死亡,没有发现李心草生前被性侵的痕迹,也没有检见常见的毒药物。经过公安机关采取多种方式,多种手段的侦查认为,李心草是醉酒后自主落水死亡。

此外,公安机关查明,任某燊、李某某昊情节显著轻微、社会危害不大,经征求检察机关意见,对二人解除取保候审措施,终止侦查。

2019年10月22日,昆明警方对罗秉乾以“强制猥亵、侮辱罪”和“过失致人死亡罪”向检察机关提请批准逮捕。2020年8月12日,盘龙区人民检察院以罗秉乾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提起公诉。

记者:最初是以强制猥亵侮辱罪批捕,为什么这项罪名没有了,变成了过失致人死亡罪?

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 王爽:因为强制猥亵侮辱罪主要是对一个隐私部位的保护,那么我们通过对这个视频监控的逐帧审查之后就发现,虽然说罗秉乾有俯身压在李心草身上的这样一个举动,但是没有隐私部位的接触,那么后来这个打耳光,虽然是在这样一种公众场合下,看似对被害人有一个当众的侮辱行为,但是主观上根据罗秉乾的供述以及李某某昊和任某燊的陈述,打耳光当时不是为了侮辱李心草,而是为了帮助李心草醒酒。所以综合客观行为和主观故意方面,那么我们认为罗秉乾的行为不构成强制猥亵侮辱罪。

对于李心草酒后溺亡的严重后果,罗秉乾被依法判决犯过失致人死亡罪。根据刑法233条规定,过失致使他人死亡罪是指主观方面出于疏忽大意或者过于自信的过失,客观方面发生了过失致人死亡的行为和结果。那么这起发生在聚会饮酒中的溺水死亡案,罪与非罪的边界在哪里呢?

记者:对罗秉乾以过失致人死亡罪的罪名提起公诉的依据是什么?

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 王爽:我们认为罗秉乾作为一个邀约者,然后特别是在整个过程中起主导作用,在李心草当天出现严重醉酒的异常行为时,罗秉乾此时就产生了刑法上的一个注意义务。

检察机关认定,当李心草醉酒反应明显加剧,特别是第四次走出酒吧后出现了想要跳江的迹象,此时的罗秉乾对李心草可能危及生命安全已经有所预见。

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 王爽:在出现这些异常行为之后,罗秉乾他没有尽到一个有效的看护和照顾义务,反而采取了一种俯身压在李心草身上和打李心草耳光的行为。罗秉乾实施的这些行为反而刺激了李心草情绪更加失控。

对于罗秉乾所采取的救助和保护手段,检方认为已经远远超出了正常饮酒过程中一个共饮者对同伴的保护责任和义务。

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 王爽:特别是在后来李某某昊提出了拨打120将李心草送医,还有求助警察这些合理建议的时候,罗秉乾均未采纳。所以我们认为罗秉乾他过于自信的这种主观心态,导致他未给李心草有效保护,最终在这个行为和结果之间是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的,所以我们认为罗秉乾的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记者:当天一同喝酒的还有李某某昊和任某燊,为什么只追究罗秉乾的刑事责任?

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 王爽:任某燊和李某某昊,因为当天并没有对李心草做出一些不适当的行为,而是对李心草采取了一定的照看和救助的行为。所以任某燊和李某某昊责任相对轻微,我们认为这两个人不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综合:央视新闻客户端

编辑:魏文娟

审稿:梁文静

原创文章,作者:rmrbw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mrbwx.cn/rmrbwx/1161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