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今日日报首页
  2. 今日热榜

抱歉,我妈不让我娶穷女孩

凌晨四点,某五星级酒店客房。

全遮光的窗帘质量很好,屋子里一片浓重的黑。

于赫从昏睡中醒来,首先感觉到的是一阵剧烈的头痛。

他呻吟一声,本能地想抬手抱住自己的头,却发现左手抬不起来——有人重重地压在他的手臂上,让那只手几乎失去了知觉。

“小雅!”一个名字钻入脑海,于赫的意识瞬间被唤醒。他挣扎着用唯一能活动的右手去触摸躺在自己身边的女人。

女人一头长发柔软地铺陈在床上,而她的脸,已经有些冰凉。

于赫的指尖滑动着,细细在她脸上描摹。

她曾开玩笑说自己“天生的玉骨冰肌”,现在摸上去,果然像是一块极好的玉。

有泪水顺着于赫的眼角滑下,越来越多,最后他把自己的脸凑过去,贴在了那块玉上。

不知何时,房间里响起低低的抽泣,成了静谧里唯一的声音。

“小雅,”于赫把人抱在怀里,从头发吻到脸颊,最后停留在那已经失了温度的唇上,“你已经走了,我还在,怎么办?”

地上的炭盆也冷了,一堆灰烬。所幸,床头柜上的安眠药,还剩下大半瓶。

“也好,”于赫弯起唇角,“小雅,你以前总说我软弱,不是个值得托付的男人。可这次我答应你了,就会做到。你等等我吧。”

当天上午十点,本地知名女企业家王红玉带着警察闯入了这家五星级酒店。

服务员打开门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床上一个男人昏睡着,而被他紧紧抱在怀里的女人,已经没有了气息。

抱歉,我妈不让我娶穷女孩

临近中午,袁鹤临大步从律所门外走进来,一进门就叫了梁皎去他办公室。

“怎么样,还顺利吗?”梁皎问。

上午开庭的,是一起离婚案,财产分割达不成一致,已经走到了二审。

“问题不大。”袁鹤临随口说,继而嗤笑,“当初要死要活非要在一起,现在为了一点小钱都恨不得咬对方一口。人啊,真是善变的动物。”

“也许往往越是炽热的东西,就越是冷得快吧。”梁皎不禁有些感慨。

“所以有人选择在最炽热的时候,戛然而止。”

袁鹤临抬手,把一张A4纸递过来,“巨帆集团王董事长的儿子被批捕了,涉嫌故意杀人。我找人复印了一份他在派出所做的笔录,你抓紧看看,下午和王董事长一起去看守所见当事人。”

“故意杀人?你说谁,王红玉董事长的儿子于赫?”梁皎一惊,赶紧低头去看手里的那页纸。

他与女朋友相约自杀,对方死了他没死,而且没有主动报警,没有施救。现场没有第三人,现在除了当事人于赫自己,谁也不知道受害人温小雅的死亡和他有没有因果关系。

而最麻烦的也正是这一点——在整个做笔录的过程中,于赫除了一句,“是我害死了她,你们枪毙我吧。”就什么也不肯说了。

“你说于赫这话是什么意思?”梁皎的目光落在那一行小字上,“难道是他引诱教唆甚至逼迫了温小雅自杀?”

她说完摇头,“我去巨帆列席董事会的时候,见过这位于赫。他虽然是单亲家庭长大,但是很阳光开朗,并不像是能做出这种事的样子。”

“人不可貌相。”

袁鹤临说着话锋一转,“不过我听他们公司的人说过,于赫的那位女朋友温小雅比他大了五岁,是个保险销售员,家境不太好,个性倒是挺强的。和于赫相比,恐怕她才是说了算的那个。

正因为这样,王董事长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害死温小雅。所以我才让你下午先去见见他,挖掘一下他那句话背后的隐情。”

抱歉,我妈不让我娶穷女孩

下午两点,王红玉的车准时等在律所楼下。

为她的公司提供法律服务以来,梁皎见过王红玉很多次,只是没有一次,她显得这样疲惫。虽然她的神情一如既往的平静,就连头发也梳理得一丝不乱。

“梁律师,我很后悔。”这是梁皎上车后,王红玉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我是去年冬天发现我儿子和温小雅谈恋爱的。虽然像我们这样的家庭,男孩子在外面随便玩玩是很常见的一件事,但是我一向教育小赫,爱情和婚姻都是很神圣的,如果不想认认真真在一起,就不要去招惹别人。”

“所以,小赫从小到大对感情都很慎重,这是他第一次谈恋爱。而这件事这对于我这个做母亲的,也同样重要。

“我找小赫谈过,问他怎么考虑和温小雅的关系。小赫告诉我,他爱那个姑娘,想要娶她为妻。”

说到这里,王红玉的唇角翘起,说不清是嘲讽还是悲哀,“可是,我不能让他这样做。那个姑娘,她配不上我的儿子。”

梁皎没有说话。

王红玉却转头看向她,“温小雅出身不好,也有一些不太好的过去,所以我儿子觉得我是因为这个反对他们在一起。依你看呢,梁律师?在年轻人眼里,我就是一个棒打鸳鸯的老巫婆吗?”

这话让梁皎很难回答。

事实上,眼前这个女人在丈夫死后,能够单枪匹马守护住丈夫的遗产不被他的兄弟姐妹瓜分,而且把丈夫留下的公司一手做到今天的规模,她的格局,梁皎相信不会那样小。

“我教会了我的儿子一切,但我偏偏忘记教他识人。这是我的错,梁律师,”王红玉把头转向车窗外,再一次说,“我很后悔。”

抱歉,我妈不让我娶穷女孩

同样后悔的,还有看守所里的于赫。

于赫今年二十三岁,瘦高个,眼睛不大但很帅气,侧颜尤其好看,不少人说他长得像韩国明星。

去年,于赫大学毕业,王红玉为了培养儿子,让他进入自己公司,从最基层的岗位做起。谁也没想到他会因此认识负责公司团险业务的销售员温小雅。

“我好后悔,梁律师,那天我不应该去会议室。如果我没去,就不会遇到她来做保险知识讲座。要是没有遇到我,小雅她现在一定还好好的活着。是我害死了她,我是杀人凶手。”

隔着银色的不锈钢栏杆,于赫对梁皎说。

“于赫,我现在需要知道整件事的前因后果,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梁皎说到这里,加重了语气,“否则,我很难帮助你。”

“你帮不了我,”年轻男人抬起头看向梁皎的方向,目光却不聚焦,“谁也帮不了我。”

“小雅死了,她死了。”

于赫缓缓摇了摇头,“我却没有和她一起走。我是个懦夫,我认罪,希望法律严惩我。”

梁皎看着对面人的眼睛,那里没有一丝光亮,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觉得他已经不是个活人了。

“你很爱她?”梁皎低声问。

于赫没有说话。

“我知道很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于赫,因为我也很爱一个人。虽然我们曾经分开,可我始终明白,”梁皎的语调渐渐温柔,“在我心里,他无可替代。”

“是吗?”于赫的目光终于第一次落到了梁皎身上,“那你应该知道,我现在的感受。”

“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和你讲一件,我跟小雅的故事。”

抱歉,我妈不让我娶穷女孩

“她是一颗生长在岩石缝里的小草,我从未遇见过一个人,活得像她这样用力。”

于赫这样描述温小雅。

他们并没有一见钟情。

相反,那天因为一个项目临时出了状况,轮岗做项目协调人的于赫走进会议室,把正在听温小雅讲座的人拉走一大半去处理问题,正正经经算是砸了她的场子,让温小雅原本想要隆重推出的新险种还没登场就遭遇了滑铁卢。

却没想到,第二天温小雅就找上了门。

“于经理,”她笑着说,“我理解您昨天确实有紧急工作要安排,但不管怎么样,您打断了我的讲座。要知道,为了这个讲座,我也是用心准备了很久的。所以,我能不能请您稍作补偿,也算是安慰一下我受伤的心灵?”

一个女孩子,尤其还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笑颜如花地对自己这样说,作为男人于赫自然不好拒绝,再加上他也多少觉得有些理亏,于是赶紧提出请温小雅吃饭。

温小雅却不肯,只要求他再给自己一次机会,把昨天没来得及讲完的那部分内容完成。

这不是一件大事,于赫当时就同意了。而且出于礼貌,他自己也旁听了这个讲座。

参加过培训的人都知道,有些人站在台上时,给你的感觉和平常是不同的,尤其当这个人口才和气质都不错的时候,更容易披上一层主角光环。

温小雅就是在那个瞬间,落入了于赫的眼睛里。

“她会发光,梁律师。”于赫说这话的时候,唇角带笑,似乎还沉浸在当时的心动中,“我连呼吸都变的滚烫,除了小雅,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抱歉,我妈不让我娶穷女孩

如果不是后来发生的一切,这段爱情也许和其他人的也没什么不同,总不过是两种结局,或一路走下去修成正果,或彼此光环褪去一拍两散。

然而,现在再说什么都已经太迟,也或许从他们的事情被于赫的母亲王红玉发现时,就已经迟了。

温小雅做过别人的小三,而且只差一点就上了位。这种黑历史除非不知道,只要知道了,换成是任何一位母亲,恐怕都接受不了。

你可以出身寒微,但你不能不自爱,梁皎觉得这才是王红玉的想法。

可惜,于赫并不这样想。

“谁没有年少无知的过去,何况那时候小雅只有二十岁!她抓着不放,无非是看不起小雅,也看不起我。”

男人低着头,语调里带着一种嘲讽,“在她心里,小雅是个攻于心计的女人,而我,除了家里有钱,再也没有什么值得别人爱上的地方了。”

两个人都沉默下来。

“也许你误会了,我觉得王董事长她并不是一个这样狭隘的人……”想到刚刚王红玉那些话,梁皎忍不住替她委屈。

“那她为什么要去小雅的公司?又为什么用过去那些事当众羞辱小雅?”

于赫突然打断她,抿着唇胸口起伏,“是她,毁了小雅努力多年好不容易得到的升职机会。是她,让小雅在同事面前抬不起头来。”

“如果不是这样,我们怎么会有今天?你告诉我,我们为什么会有今天?”

男人闭上眼睛,泪流满面,声音也有些嘶哑,“请你替我和法官说,是我教唆温小雅和我一起死的。我累了,也很想她,希望判我死刑,立即执行。”

抱歉,我妈不让我娶穷女孩

梁皎从看守所大门走出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阴了下来,空气中也弥漫着潮湿的味道,这一切都预示着大雨将至。

黑色的宾利旁,王红玉站得笔直,目光一动不动地落在梁皎脸上。

“王董,”梁皎艰难开口,“这案子,可能有点麻烦……”

“我知道,”王红玉突然背过身,抬头看着远处黑压压的乌云,“我都知道。”

“小赫的爸爸去世的时候,他只有六岁。我还记得,葬礼结束,那群所谓的亲人,为了得到公司,是怎样把我们孤儿寡母逼到墙角的。”

“最难的时候,是我的儿子为我擦干眼泪。他说妈妈,我想快点长大,长大了保护你,不让坏人欺负你。”

说到这里,王红玉沉默了下来。

空气中雨的气息愈加浓郁,梁皎感觉有水滴落在自己头发上。

“王董……”她再次开口,“法庭也不会只看于赫的态度,我建议我们现在还是两手准备……”

“他恨我。”王红玉打断她,声音因为嘶哑而有些模糊,“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儿子长大了,有了其他想要保护的人。而我这个做妈妈的,却变成了他的仇人。”

“但我不能不救他,我是母亲,梁律师,我没有选择。”

雨水落在梁皎脸上,她突然觉得鼻子发酸。

“会有办法的,王董。”梁皎走近一步,拉开车门,“您先上车吧,我们路上谈。不管怎么样,我和袁律师都会尽力而为的,这一点您放心。”

错身而过的瞬间,梁皎发现,不过半天时间,那个叱咤商场的女强人,似乎已经老了。

抱歉,我妈不让我娶穷女孩

“你的计划是什么,说来听听。”

一直到晚上吃完饭,袁鹤临才问出这句话。

梁皎有些诧异,“你不是一向下了班不谈案子的吗?”

“可你的心思在案子上,我有什么办法?”袁鹤临耸耸肩,“如果我不让你说出来,你岂不是要把这些心思带到床上去?”

“这可不好,很不好……”他故意逗她,“会严重影响我的权益。我可不希望睡在自己身边的女人,心里想着别的男人。”

“谁想着别的男人了。”梁皎忍不住笑了,笑完又重重叹了一口气。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尤其是单亲妈妈的心。她不能说王红玉处理这件事的方式都对,毕竟温小雅已死,惨烈的后果已经造成。

可无论怎么样,对于王红玉,梁皎的内心是充满同情的。

“我明天要出一趟差,袁鹤临。”梁皎说。

袁鹤临点头,“去温小雅家?”

“嗯。陪同王总去对方家里道歉,另外谈一下赔偿的事。如果能取得温小雅家里的谅解,就算于赫自己认罪,最起码从量刑上,法庭也会考虑从轻。”

“我也和你一起去吧。”袁鹤临说到这里,抬手拍了拍梁皎的脸,半真半假地说,“做好心理准备,可能会挨打。”

梁皎一怔,继而又叹了一口气。

就算被迁怒,也是很正常的吧?一直以来自己所想的,都是维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

然而,对于案子的另外一个当事人温小雅的父母来说,二十几岁的女儿就这样死了,他们又将是怎样的心情呢?

一种叫做愧疚的情绪从梁皎的心里涌上来,让她一时有些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即将到来的见面。

抱歉,我妈不让我娶穷女孩

下了高速,车子又在山路上开了两个小时,终于到了大山深处的一个小山村。

村口第四家,陈旧的砖房外搭了个简易的灵堂,一个中年男人半蹲在角落里,沉默着往炭盆里扔纸钱。

梁皎和袁鹤临对视一眼,正要上前,王红玉却挺直了脊背,率先走了过去。

“您好,请问您是温小雅的父亲吗?”她说。

中年男人缓慢地转过头来,

他脸上有一道疤痕,从左侧太阳穴延伸到眼角,同时,他的左眼也黯淡无光,看上去更像一个玻璃珠子。

王红玉的声音一滞,再开口时,便更低了下去,“温先生,我是于赫的母亲,我替我的儿子来给您赔罪了。”

她说着,弯下了腰。

中年男人仅存的右眼中先是一片茫然,继而,他似乎明白了王红玉的身份,眼角一下子红了。

“谁要你赔罪?我不要,我们家不要!”中年男人站起身,踉跄着来推王红玉。

梁皎这才发现,他的一条腿,也是跛的。

“温先生,请您冷静,”袁鹤临跨前一步,挡在王红玉身前,“事已至此,王女士只是想要表达歉意。”

“歉意?”中年男人颤抖着抬头,一张比同龄人显得更苍老的脸上布满泪痕,“歉意有什么用?歉意能让我的小雅回来吗?不能,什么都不能!”

“我很抱歉,”王红玉低下头,“发生这种事我有责任,我没有教好儿子。您打我骂我我都认,我只是希望能给您的家庭一些补偿……”

“用不着!我知道你们是有钱人,可你们的钱买不了我女儿的命!”男人抬手指着灵堂门口,涨红着脸声嘶力竭,“你们走!杀人偿命,就算你们有钱也不行,老天爷在上面看着呢……”

“爸!”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孩从灵棚外跑进来,打断了男人的话。

梁皎回头。

男孩五官端正,脸上有温小雅的影子,应该是她的弟弟温小辉。

“对不起,我姐的事情,我爸受了很大刺激,我妈也躺床上起不来……要不我先送您出去,回头我劝劝……”

梁皎还想说什么,袁鹤临微微摇了摇头。

“那麻烦你了。”他说着,转身往外走。梁皎陪着王红玉跟了上去。

抱歉,我妈不让我娶穷女孩

温小雅家的情况很复杂。

有句话叫“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

对温小雅来说,自己家的不幸,大概是从温小辉出生开始的。

农村人想要生儿子,是再正常不过的。抛开传宗接代的传统观念,毕竟田里地里,没有个壮劳力,始终心里不踏实。

所以,在温小雅八岁的时候,她妈妈生下了温小辉。

因为这多出来的一张嘴,温小雅的爸爸不得不外出做工赚钱。

谁也没想到厂里出了安全事故,她爸摔断了一条腿,眼睛也瞎了一只。

村里人都说这下子她家劳动力没了,必须要让老板赔一笔钱,起码够一辈子吃饭的。

可人家老板提交了不少证据,证明是她爸自己没遵守安全生产规程,结果只是象征性的给了医药费和营养费,其他人家都不管。

发生了这种事,这一家人的日子算是彻底跌入了谷底。

“这些年我姐不容易。我爸我妈身体都不好,家里也没什么收入。她学习好,靠村里人借钱考了出去。可人家上大学就是学习,我姐得打工还债,还得养活我们一家人。”

温小辉说着,抹起了眼泪,“村里人都说我姐有出息,可我知道,她累着呢……”

不知道温小辉对于温小雅过去那段不怎么光彩的事情了解多少,这样想着,梁皎忍不住看向袁鹤临。

“那以你的了解,你姐是个什么性格?会因为什么事情受到打击,做出这个选择吗?”袁鹤临突然问。

温小辉顿住。

“就算自杀是温小雅自己的选择,我作为于赫的妈妈,也不会逃避我的责任。”王红玉说着,转身端端正正给温小辉鞠了个躬,“对不起,我替我儿子向您和您的家人道歉。”

“如果您能说服您的父母,我愿意尽我所能在经济上补偿你们。拜托您了。”

“我……”犹豫了许久,温小辉轻轻叹了一口气,“我会尽力的。”

“其实,这几年我也不太了解我姐了,她似乎离我越来越远,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她恨我们,恨这个家……”

最后,温小辉低声说。

抱歉,我妈不让我娶穷女孩

梁皎又去了两次看守所,想要说服于赫配合自己,把当时的情况说清楚。

问题的关键只有两个。

第一是,自杀是谁提出和计划的。如果是温小雅提出的,于赫只是配合,就不存在于赫教唆诱导温小雅自杀这个前提。

第二,就是于赫清醒的时候,温小雅是否已经死亡,或者虽然没有死亡但于赫已经失去了施救能力。如果是这样,于赫虽然没死,却也构不成故意杀人。

这两点,现在最清楚的都是于赫。

然而,不管梁皎怎样劝说,于赫始终一言不发。最后,索性不肯见她。

在这种情况下,王红玉的情绪也开始崩溃。

她甚至不止一次和梁皎说,“是我做错了,早知道会这样,我绝对不会去动这个女孩一分一毫。她为了钱和我的儿子在一起有什么关系?只要她能对小赫好,多少钱是我给不起的?”

“可是梁律师,如果没有了儿子,我要怎么办?我又怎么对得起他死去的爸爸?”

梁皎感到压力很大。现在她唯一的希望,就是温小辉那边。

可他一点反馈也没有,开庭的时间却越来越近。如果不是袁鹤临嘱咐她稳住,并且保证事情会有转机,也许梁皎早就去主动联系温小辉了。

所幸,在等了将近两周之后,温小辉终于有了回复。

“梁律师,对不起。我父母不肯签谅解书,”温小辉说,然后,他话锋一转,“不过,如果我能提供线索,证明我姐姐才是主动提出自杀的那个人,你们能不能按照赔偿的标准,给我那笔钱?”

“我确实很需要钱,可以吗?”

梁皎想要那条线索,可她不能答应。

做律师的都会想的比较多,比如对方会不会录音,自己会不会涉嫌贿赂取证?

“你为什么肯帮我们?”她斟酌着说。

“让那个人死,我良心上,过不去。”温小辉的声音低下去,似乎带着哽咽,“这条线索,我还没告诉我爸妈,怕他们看了会受不了。可是我妈病了,很重,没有那笔赔偿,她会死的……”

“我已经没有了姐姐,如果再没有妈妈,这个家,就散了。”

梁皎闭了闭眼睛。

要冒这个险么?如果赌输了,这赔进去的,可能就是她整个职业生涯。

“我想想,稍后打给你。”她最后说。

抱歉,我妈不让我娶穷女孩

温小辉所说的线索,是温小雅的QQ空间,也是她的网络日记。

也许是因为从小就被生活重压,温小雅的个性极为自卑,同时自尊心又极强。

从小到大,她一直竭尽全力表现得坚强、懂事,让所有人不能看低自己。正因为这样,在温小雅成长的岁月里,她几乎成了村里树立的一个标杆,就算是在她读高中的县一中,温小雅也是学校宣传的自立自强、不向生活低头的典型。

可这是真正的温小雅吗?

如果不是读了她的日记,梁皎也不会知道,一个女孩子的内心里,会有这么多的恨。

她恨自己出生在农村,生下来就低人一等。

恨父母拼命生儿子,把自己原本就糟糕的生活摧毁得更加彻底。

恨那些家境好的同学,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轻易得到她梦想的一切。

甚至恨追求过她的平凡男生,因为她穷,就妄想用一杯星巴克打动她。

最后,她恨上了王红玉。

有的人,无论自己做了什么,都是迫不得已,情有可原。而当别人把这件事公之于众的时候,就成了刻骨铭心的仇恨。

温小雅就是这样的人。

她利用实习机会费尽心机去物色目标,凭着自己所擅长的坚强的贫家女孩人设介入别人家庭,给另一个女人带来巨大痛苦和伤害,在她自己口中,也不过是一种“对于命运的抗争”。

而王红玉千不该万不该,最不该让她这样努力的生命,重新跌回到泥泞里。

实际上,直到王红玉出现在温小雅工作的保险公司之前,她在领导和同事眼里,都是个热情上进的好姑娘。

而且因为她有车有房的“白骨精”配置,有的同事甚至以为温小雅是个富二代。

可这一切都被王红玉毁了,她温小雅,成了全公司茶余饭后的笑料。

这对温小雅来说,比死还难受。但即使这样,温小雅也没有屈服。

“王红玉,你是高高在上的女企业家,女富豪。我知道在你眼里,我温小雅就是个蝼蚁,入不了你的眼。可是怎么办呢?你的儿子他爱我。所以你说,他会不会为了我,连你这个妈妈都不认了呢?”

温小雅在日记中写道。

她并不是盲目自信。

事实上,去过保险公司以后,王红玉和于赫之间的争吵,就没有停止过。最严重的时候,王红玉断了于赫的所有经济来源,而于赫,则差一点拉着温小雅去领结婚证。

只是冲动过后,于赫选择了妥协,他对温小雅说,再给他一点时间。

每天承受着别人的冷言冷语,温小雅没有这个时间。于是她决定,让这件事彻底升级。

“王红玉,你放心,我就算是下地狱,也会拖着你的。你放在心尖上的东西,我偏要毁了他。真的很期待见到你痛不欲生的样子,那必定是让人心旷神怡的,只是可惜我看不见了。”

最后这一条日记,写于温小雅自杀的前一天。

那个她想毁了的男人意外地活了下来,可是曾经的阳光少年,已经变成了阶下囚。如果这是她对王红玉的报复,从某种程度上,她成功了。

抱歉,我妈不让我娶穷女孩

“现在,你还觉得是自己害了温小雅吗?”梁皎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年轻男人,轻轻摇了摇头,“我猜,一起自杀不是你提出来的吧?”

于赫没有说话。

他的脸埋在梁皎打印出来的那叠网络日记中,梁皎看不见他的表情。

“炭盆和安眠药呢,是你买的吗?”她继续问,“你在哪买的?我们查过你的所有网购记录,并没有这一条。”

还是沉默。

梁皎叹了一口气,侧头看向远处,“我们去过温小雅家了。你的妈妈,王董事长,亲自登门给人家鞠躬赔罪。我相信,哪怕对方要的是她付出半生心血经营的公司,她也会给的。”

“她不能失去的,只有你这个儿子而已。”

“可是我们被人家赶出来了。于赫,我从未见过王董事长那样狼狈,但她仍在竭尽全力保护你。她保护你二十年了,她也不过是个女人。”

“所以于赫,”梁皎一字一顿,“你真的要这样惩罚自己的亲生母亲吗,为了一个想要用你来作为报复工具的女人?你于心何忍?”

她话音一落,于赫的肩膀剧烈的抖了一下。

他的脸埋得更深了,那叠纸在他的手里皱成一团。

“梁律师,”不知道过了多久,于赫终于抬起头来,“我配合你调查,请你帮助我,可以吗?”

梁皎看着他赤红的眼睛,重重点了点头。

抱歉,我妈不让我娶穷女孩

自杀的确是温小雅提出的。于赫开始坚决反对,甚至因为怕温小雅出事,日夜守在她身边。

可没有用。温小雅提出了分手。

“如果我生来注定得不到幸福,我宁愿像夏花一样,绚烂这一个夏天。感谢你这段日子的陪伴,愿我们生生世世不再相见。”她说。

于赫再次妥协了。

不得不说,从梁皎的角度看,这个年轻男人,既没有反抗母亲的决心,又没有做渣男的狠心,所以无论在自己母亲还是温小雅面前,他永远是弱势的一个。

所有的自杀工具,最后都是温小雅在一个自杀互助群里面买的。于赫把群号提供给了梁皎。

顺着于赫提供的线索,梁皎找到了那个群,并且说服其中一个群成员,帮助她获得了聊天记录。

把所有证据提交法院的当天,梁皎发出了一封快递。快递收件人温小辉,里面是厚厚一叠资料,除了“赔偿协议”和“谅解书”,还有所有证据的复印件。

在事实面前,温小辉最终按照事前约定,说服父母签了字。

梁皎不愿意去想,他们看到温小雅的日记时,是怎样的伤心难过。

死者已矣,很多事情已经难以挽回,但生活仍要继续,所以冷血一点来说,那一大笔赔偿款,比仇恨对他们更具有现实意义。

有了受害人家属的“谅解书”,加上梁皎提供的证据,法院的判决在开庭一个月后到了梁皎手里。

虽然于赫并没有诱导温小雅自杀,也没有提供自杀工具,但他作为男朋友和知情人,事前劝阻不力,过程中也没有采取有力措施予以施救,与温小雅的死亡之间存在一定因果关系,因此故意杀人罪名成立。

但考虑到于赫的行为社会危害程度轻,并且已经获得对方谅解,最后他们得到了一个判三缓四的结果。

这就已经让王红玉喜极而泣了。

一起接了于赫,看着母子两人互相搀扶着上了车,然后宾利消失在视线中,梁皎忍不住想起温小雅的父亲,想起那一只浑浊的眼睛,心里那点打赢官司的喜悦,便被冲得烟消云散。

“怎么,赢了还不满意?”袁鹤临侧头看她。

“赢?”梁皎摇头,“这个案子,没有赢家。”

“王董赢了吗?她羞辱了温小雅,可她差点失去儿子;温小雅赢了吗?一个那么爱她的男人,连同她自己的生命,都被她当成了报复工具,值得吗?温家赢了吗?我相信如果可以选择,他们选的一定是女儿活着。”

“所有人都输了。我真的,”梁皎顿了顿,“不希望再有这样的案子。这笔钱,赚得心里堵得慌。”

袁鹤临也沉默了。

“也许,除了报复,温小雅是真的想和于赫在一起呢?她那样的人就算写日记,也不过是自己骗自己。”半晌,他说。

有人发了一张照片给他,是于赫以前发在朋友圈的。

照片里,于赫目视前方,而他身边的温小雅侧头看向他。那眼神,梁皎很熟悉,就好像她自己看向袁鹤临时。

“可惜了。”许久,梁皎重重叹了一口气。

性格决定命运,就比如温小雅。

乌云厚重,又是一个大雨天。

原创文章,作者:rmrbw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rmrbwx.cn/rmrbwx/957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