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今日日报首页
  2. 今日榜单

变味的乐高培训班 生意本质就是托儿所

提起乐高,通常人们想到的是用各种颗粒搭建模型,飞机、坦克、火箭,只要你想得到,都能搭得出。然而你可能不知道,乐高还有一项业务遍地开花,那就是教育培训。还有乐高组织的比赛,一度成为高考的捷径。

张莉在乐高班给今年6岁的小瑞续费了课程。从三岁半到现在,在甘肃天水科锐乐博机器人教育学校上课的小瑞,已经从大颗粒搭建提升至编程课程,提高的不止是课阶,还有费用。三年前,一学期课时费1500多元,到今年已经涨到了5000多元。在西安生活的李娜的孩子从四年级开始接触乐高机器人,每年在乐高班花费14000元。

自2006年乐高教育在中国开设第一家乐高活动中心以来,青少年机器人教育走入中国家长的视野。如今,这样的乐高培训机构在全国遍地生根,成为青少年课外教育的一个新兴选项。

从玩具到教具

在大众眼里,乐高是实现奇思妙想的颗粒积木代名词。汽车、大厦、动漫人物都可以用它拼搭,不分年龄和性别,被认为是老少咸宜的玩具,受到不同年龄层的喜欢。除了布满有趣模型的乐高玩具店,乐高在中国的业务还包括教育,诞生于1980年的乐高教育掌管乐高旗下课内外活动业务,进入中国后开创了特有的“乐高活动中心”,它们的核心就是乐高机器人。

变味的乐高培训班 生意本质就是托儿所

三代乐高机器人主控模块

1998年,乐高集团发布第一代Mindstorms机器人,主控模块为RCX,共有3个输入接口和3个输出接口,由电池供电。主控与传感器、电机经触点相连,通过编程驱动各个组件,可以实现简单的传动任务,成为乐高机器人探索的开山之作。

2006年,乐高发布第二代机器人,命名为NXT。这一代实现了“4进3出”,即4个输入接口和3个输出接口,处理能力也更加强大,并可以通过蓝牙与电脑通讯。

2013年,NXT系列给乐高第三代机器人产品——EV3让位。作为沿用至今的旗舰产品,EV3支持WIFI、SD卡等更多通讯方式,并将接口增至“4进4出”,以更高的运行效率和更强的扩展能力成为乐高机器人市场的主流产品,活跃在课内外教室与竞赛场上。

以最新产品为例,机器人套装被分作“玩具版”(编号31313)和“教育版”(编号45544)两种类型,而中国市场还有“特供版”(编号9898),特供版与其他两种套装的区别在于是否内置识别芯片,以区分能否参与竞赛。它们在售价上也有所区别,据天猫乐高官方旗舰店,玩具版EV3套件售价4699元。教育版在乐高教育官网售卖,使用了新的编号5003400,建议售价5301.89元。

某高中机器人社老师告诉作者,新的套件与过去的45544和9898没有差别,在过去乐高教育器材代理商西觅亚的售价为4800元。2019年,乐高教育宣布不再与西觅亚公司进行校外业务合作,收回教育、竞赛和活动中心业务。

变味的乐高培训班 生意本质就是托儿所

此前的中国特供竞赛套装售后服务手册,各项业务由西觅亚公司代理

从兴趣爱好到升学捷径

1986年,乐高教育与麻省理工大学开始合作,研发机器人相关课程。而这一年,美国国家科学委员会发表报告《本科阶段科学、数学和工程教育》,被认为是STEM教育的开端。这个起源于美国的教育理念包含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和数学(Math),取首字母简称STEM,目的是培养富有科技理工素养的人才,政府在此后多年不断加大支持力度。

我国教育部于2016年出台《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提到“有条件的地区要积极探索信息技术在‘众创空间’、跨学科学习(STEAM教育)、创客教育等新的教育模式中的应用,着力提升学生的信息素养、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养成数字化学习习惯,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发挥信息化面向未来培养高素质人才的支撑引领作用。”这一说法中增加了艺术(Arts),拓展了其含义。实际上,无论是STEM还是STEAM,其核心观念接近于国内所说的素质教育。

变味的乐高培训班 生意本质就是托儿所

某高中STEAM教育基地

乐高教育的兴起不仅开拓了孩子新的活动空间,也为教育市场提供了新的培训项目。2006年,中国第一家乐高活动中心正式营业,标志着乐高集团进入中国教育市场。

在进入之初,乐高采取代理商的形式,将教育、竞赛和活动中心的业务授权给北京西觅亚科技有限公司,西觅亚公司再进行二次授权,乐高教育以这种方式开展活动。在西觅亚的经营下,乐高活动中心迅速扩张,一度覆盖全国21个省级行政区,门店数目达到一百五十多家。

变味的乐高培训班 生意本质就是托儿所

作为西觅亚代理的另一项业务,校内教育也是乐高教育的布局之一,小初高各级学校在STEAM教育和通用技术课程方面或引入乐高机器人项目,或自组小组、社团,或引入校外机构进校开展活动。乐高教育开始校内外双线发展。

变味的乐高培训班 生意本质就是托儿所

通用技术课程是乐高教育的校内落点之一

变味的乐高培训班 生意本质就是托儿所

提交到通用技术实践基地校的STEM教育报告及评估工作安排表

不仅如此,作为培训的“出口”,以乐高机器人为核心的竞赛项目在西觅亚公司的操持下开始组建,将乐高机器人竞赛项目FLL(First Lego League)纳入到2001年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办的第一届中国青少年机器人竞赛之中,当时该竞赛名为“全国青少年电脑机器人竞赛”,此后作为常规赛事每年举办,自2012年开始全电子信息化管理。

参赛选手于各地各级比赛层层选拔,决出的各组别冠军组成联队参加世界锦标赛。此外,乐高中国也与中央电化教育馆一同举办FLL赛事,除部分规则细节不同,其他赛事设备、项目均与科协比赛保持一致。

西觅亚也和国外赛事主办方合作,筹办自己的比赛,这类比赛属于公司性质的商业赛。两个重头官方竞赛和商业赛事的成功促成了乐高教育体系,同时接纳校内外队伍参与,形成了“培训-竞赛”、“官方赛+商业赛”的模式,通过官方认可提升价值,再以商业赛扩张市场。

变味的乐高培训班 生意本质就是托儿所

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颁发的获奖证书

变味的乐高培训班 生意本质就是托儿所

由西觅亚举办的机器人竞赛

随着赛事的影响增大,加之官方机构会为参赛选手发放证书,一些高校开始将机器人竞赛作为自主招生的条件之一。以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为例,其2017、2018年自主招生简历中明确提及高中阶段参加科技创新类竞赛中获得奖项为报考条件之一,其中包括中国青少年机器人竞赛。而随着自主招生被强基计划取代,这类竞赛没有继续保留在升学条件之中。

变味的乐高培训班 生意本质就是托儿所

南航2017年自主招生简章中科创竞赛类条件表

在高等教育招生之外,近年来科创竞赛也逐渐被高中所接纳,成为继体育特长生、艺术特长生之外的第三门类——科技特长生。以兰州市为例,省市驰名的西北师大附中、兰州一中、兰大附中、兰州市外国语高级中学等学校在自主招生方案中设置科创或科技类,给予不同程度的降分录取政策。

变味的乐高培训班 生意本质就是托儿所

西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2020年自主招生方案(来源:西北师大附中官网)

变味的乐高培训班 生意本质就是托儿所

兰州一中2020年自主招生方案(来源:兰州一中官网)

从玩具到教具

随着乐高及其合作方西觅亚的经营,乐高教育逐渐进入家长们的视野,加之人工智能概念的出现,青少年机器人成为新的教育热点。

变味的乐高培训班 生意本质就是托儿所

比起乐高活动中心对资金、设备和课程等系统要求下的缓慢扩张,非乐高品牌的机构则是病毒式传播。国内出现了以乐高机器人为硬件基础,使用自主课程的机器人教育品牌,如码高教育;形似乐高的自有设备及课程品牌,如中鸣教育机器人、乐博乐博教育科技等;还有一些有过其他培训经验的机构开办课程,购买乐高或非乐高设备,成套购买官方或非官方课程开展教学。

变味的乐高培训班 生意本质就是托儿所

正品乐高元件的每个颗粒或其他部位都印有LEGO字样(上图)

仿造品牌则没有或是其他字样(下图)

这些机构利用乐高的品牌效应,在宣传中使用“乐高活动中心”概念进行招生,且凭借相对较低的价格和更加便利的区位迅速扩张。在很多家长的眼里,使用炫酷的机器人,门口摆放着“乐高型”人偶,教给孩子搭建和编程的机构就是“乐高活动中心”。

变味的乐高培训班 生意本质就是托儿所

位于西安市大唐不夜城的一家乐高培训机构

然而,这些机构并不尽如家长在宣传中看到的那样高端和先进。潘亮在一家乐高机器人培训机构任职,他说,之前曾任职过几家乐高培训机构,教学十分随意,机构购买的课程是几年前的版本,至今没有更新。教学要求也并不严格,机构负责人多次强调要照顾小孩情绪,讲课的内容并不重要。

潘亮曾参与过包括中国青少年机器人竞赛等的多级赛事,拥有丰富的赛事经验,在课堂上会尽量将自己的知识教给学生。而同是搭档的王帅就没有这么认真,用他的话说,每节课就是在陪小朋友聊天,“把小孩哄开心就行了,想教的时候教一点。”因为上课讲得过多被主管斥责,理由是教得太多以后就没有东西教了,这样学生没办法报新的课程。

变味的乐高培训班 生意本质就是托儿所

张可参与办过乐高培训机构,这是他在机器人社工作之外的尝试。作为曾带领队伍多次斩获国内赛事冠军、参加两届世界锦标赛的业内人士,他为开办这家机构投资了6万元人民币,如今亏损关闭。”他说,一家乐高培训机构前两年是回本期,主要是在器材上投入大,要招收很多学生才能回本。“40个学生才能养活1个老师,20个学生对应老师的工资,另外20个是机构的盈利和运营成本。”

关于培训机构老师,张可说,这些老师基本都是由公司培训,没有体系化的流程。“六年级以下的课就是陪玩,就像你让三岁小孩背古诗一样,就是机械地重复。”一般的培训机构只能带到初中,高中生的思维和认知就已经超过这些老师了。

在品牌上,张可表示如果要加盟乐高官方品牌,加盟费在50-200万元不等,“其他大一点的公司品牌一般是几万块。因为新的概念刚刚进入市场, 2014年是该地区乐高教育发展最快最好的时候,如今各式各样的人都来办,导致培训质量下降,课程体系混乱。”国内一些大的公司为扩大市场会开办一些商业赛,让培训机构的学生前去参加并获奖,“就是骗人的”,张可说。“这种比赛只要去就有奖,最后一名也是三等奖。”

即使如此,乐高培训机构的费用却十分昂贵。以张可此前的机构为例,一节教学机器人结构搭建的课程通常会持续1小时,收费260元。而“搭建+编程”的课程2小时,收费500多元。“这些是标价,都会打折的,下来一个小时最低180。”张可说。

由于目前科创竞赛在中考升学中的重要地位,不少培训机构还打出了“自主招生班”的短期速成。兰州市五蕴素质学校乐高俱乐部杰特STEM学习中心在每年的自主招生时段都会开设这样的短期班,突击应对考试。刘航于2019参加中考并报名了科技类自主招生,考前培训费用大约在5000-6000元。

变味的乐高培训班 生意本质就是托儿所

某高中科技类特长生考试准考证存根

近年来,机器人教育不断向低龄市场下沉,原本面向小学和初中生的教育培训如今也进入早教市场。沈浩是榆中县哈博国际教育老板,这家教育中心为加盟品牌,主营业务是早教与托管,学生多是3-6岁的幼儿。中心在2019年底开设了乐高机器人搭建编程课程。

然而,在各种渠道以“乐高”宣传的他并不知道自己使用的设备并不是乐高,在记者指出后才发现二者区别。

“这些都是之前聘的一个小姑娘留下的, 2万块钱买下来这几套,我也不清楚是不是乐高。”沈浩表示,自己是榆中县第一家做机器人早教培训的,想通过这个概念吸引更多的学生,教学内容都是买设备送的,具体内容不是很清楚,也没有听说过竞赛。在该中心的机器人活动室摆放的器材盒上印着“卡米尔人工智能”,里面装着外形和EV3相像的器材,在网络上并未找到该品牌的相关信息。

变味的乐高培训班 生意本质就是托儿所

沈浩朋友圈的宣传视频

在第三方机构发展火热之时,正版的乐高活动中心却发生了一次大的变动,震荡了整个行业。2019年10月11日,乐高教育通过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题为《声明:乐高教育与西觅亚公司终止合作,关闭部分“乐高教育校外活动中心”》的推文,正式宣告终止与西觅亚合作十余年的校外业务。

变味的乐高培训班 生意本质就是托儿所

乐高教育在声明指出考虑了过渡时期,允许“一部分由西觅亚授权经营的‘乐高教育校外活动中心’将在特定时期保留使用‘乐高教育’品牌及课程的权利,其它由西觅亚授权经营的‘乐高教育校外活动中心’的‘乐高教育’品牌及课程使用权将即刻失效”。

这一声明影响巨大,全国原有150多家乐高活动中心闭店144家,2020下半年品牌到期的活动中心6家,存续和新开的店面只有25家,分布在河北、四川、湖北、湖南、北京、上海、广东与辽宁,相比于过去西觅亚旗下转授覆盖21个省级行政区的活动中心,如今只涵盖9个省份。

变味的乐高培训班 生意本质就是托儿所

一家位于西安小寨的科技中心仍在使用“乐高活动中心”招牌

除了“官方正品”变为“野鸡品牌”,原本由西觅亚公司筹办的赛事也被波及。声明发布后的第6天,中国青少年机器人竞赛网站发布公告,2020年第20届中国青少年机器人竞赛暂停举办FLL机器人工程挑战赛。而网络流传的乐高教育培训文件也显示,过去由西觅亚参与或主办的赛事活动不属于乐高教育,即使其使用的是乐高教育的教具或产品。

中国科协主办的中国青少年机器人竞赛被业内公认为乐高机器人教育含金量最高、制度最为健全、证书最为权威的顶级赛事,它的乐高项目的停办大大打击了乐高教育的校内外市场,为了留住学生,多数培训机构转而选择参加鱼龙混杂的商业赛事。

变味的乐高培训班 生意本质就是托儿所

中国青少年机器人竞赛官网关于暂停举办FLL赛事的公告

迈过红利期的机器人教育不再以乐高机器人为单一项目,其多元化、低龄化的特征逐渐形成。除了使用乐高EV3套装和近年为低龄儿童开发的乐高WEDO 2.0套装外,不少培训机构还开设了编程课程,教授Scratch、Python和Arduino开发板等课程,乐高机器人逐渐作为一种项目存在。

原创文章,作者:rmrbw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rmrbwx.cn/rmrbwx/952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