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今日日报首页
  2. 今日头条

张玉环儿子称拒绝任何形式捐款 普通农民无功不受禄

8月4日,结束了长达26年9个多月的监禁,背负故意杀人罪的张玉环终获改判无罪。网上很多好心人建议为张玉环捐款,12日他的大儿子张保仁代表全家发声称,不接受任何形式捐款。

【最新】张玉环儿子称拒绝任何形式捐款是怎么回事?具体什么情况?

他表示感谢大家对父亲的关心,感谢想要捐款的好心人。“但我们家不会接受任何形式的捐款,因为我们是普普通通的农民,没有做出什么贡献,最基本的原则就是无功不受禄。”

 

(一)案件时间线整理

1993年10月24日,张玉环村里年仅6岁和4岁的两名男童遇害。

1993年10月27日,张玉环被铐上了警车。一周后,警方宣布破案,凶手是张玉环。

1995年1月,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张玉环故意杀人案“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分”,依法判处张玉环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1995年3月,江西省高院认为一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本案发回重审。

2001年,南昌中院第二次作出对张玉环判处死缓的判决。上诉后,同年11月,江西省高院驳回了他的上诉,维持原判。

2020年7月9日,经过漫长的申诉,江西高院终于公开开庭再审张玉环故意杀人案。

2020年8月4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宣判,经尚满庆、王飞等律师代理,张玉环被改判无罪。

张玉环儿子称拒绝任何形式捐款 普通农民无功不受禄

(二)具体申诉理由

尚满庆、王飞律师在法庭上发表了将近1小时之久的申诉意见,对案件的疑点进行了列举和剖析:

第一,据以定罪的两份供述是虚假的,是张玉环受刑讯的情况下编造的。

第二,两份供述在犯罪时间、地点、方式、藏尸地点上均存在巨大差异。

第三,张玉环供述的作案过程极不符合常理。张玉环供述的其杀人动机是因张家小孩打了他家酱油瓶,藏尸自家哥哥房间,半夜村民到处找小孩时趁黑抛尸,完全不合常理。

第四,有证人证实在警方认定的作案时间,见被害人向后来发现尸体的下马塘水库方向走去。

第五,所有的物证与犯罪没有关联。公安机关提取的杀人的麻绳、抛尸的麻袋均没有检出被害人的皮肤、毛发、血迹等生物信息,也没有提取到张玉环的生物证据。张玉环手上的伤痕不能证实是被害人手抓形成。第一现场没有找到任何相关证据。

(三)改判无罪的其他因素

除了尚满庆等律师法律方面的努力之外,更重要的是张玉环本人不放弃的精神,在狱中的持续申诉,入狱之后,从2001年12月份开始,张玉环每周一封申诉信,一直持续到2019年3月份,足足写了900多封申诉信啊,足足写了19年啊。高墙之外,张玉环的家人也四处奔走,持续申诉。

诚如尚律师说到: “任何人都不可能在二十七年前知道案件会再审,而去精心编制谎言,这是违背人的基本生活认知。 因此,张玉环只可能是受到了刑讯逼供而做出的自污供述。 他一直坚持喊冤就是知道自己被冤枉。 ”

(四)刑讯逼供的相关责任人如何处罚

第二百四十七条 刑讯逼供罪

司法工作人员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行刑讯逼供或者使用暴力逼取证人证言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的规定定罪从重处罚。

张玉华起初关在进贤县看守所期间,他没有承认杀人。后来被侦查人员从看守所提出,先后在进贤县长山宴乡派出所和云桥派出所受到残酷刑讯。1993年11月3日,侦查人员牵来两条狼狗,说如果不招,就让狗把他吃了。民警手一挥,一条狼狗冲上来,狂撕乱咬,张玉环裤子被撕烂,大腿鲜血直流。极端恐惧下,张玉环承认杀害两小孩。

这种惨无人道的逼供方式但愿只有这一次,期间是否存在其他虐待殴打行为我们更是无法想象。相关追责我们将会持续保持关注,违法者要对自己的违法行为付出相应的代价!

(五)26年冤情国家如何赔偿

根据国家赔偿法第17条规定。如果当事人被抓错或者错关的情况下,可以要求予以赔偿,赔偿标准为国家上一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按照最高人民法院今年五月的新标准,涉及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权的国家赔偿,赔偿金标准为每日346.75元。张玉环共被限制人身自由9778天,按照上述标准,将获得339万余元的国家赔偿金,除此之外还包括精神损失费。

尚律师表示:“国家赔偿的申请流程不超过半年,初步计算应该是在700万左右”。

 

(六)对当前刑事诉讼制度的感想

英国大法官培根说过:“一次不公正裁判的罪恶甚于十次犯罪,因为犯罪污染的只是水流,而枉法裁判污染的却是水源。

通过此次张玉环案件,透过案件本身我们更应该看到背后制度方面的阻碍和困难,这是冤假错案普遍存在的“通病”,主要表现为:公安机关在政治上的强势地位、侦察与公诉相脱离的诉讼构造以及看守所中未决羁押和协助侦查职能集中等等。我们不敢奢望通过此次张玉环案件对我国刑事司法制度带来实质性的变革,但是只要起到了助推作用,那也是必要的、值得的!

诚如尚满庆律师在庭审中说到:“检察院作出了无罪建议,我认定法律会还他一个公道。本案的造成不能一味的责怪‘八三严打’的两个基本。个案的证据审查是人为可控的。我希望或者恳求再进一步,以绝对无罪认定本案。法律需要活生生的例子来确认。希望张案能推动一点点进步,哪怕就是一丝的进步。”

原创文章,作者:rmrbw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rmrbwx.cn/rmrbwx/929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