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今日日报首页
  2. 今日有料

没有妈妈的孩子 拿命让爸爸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 从她进门那天起就叫妈了,对她比对我都要好 ”

记得村里与国道相通的水泥路通车那会儿,村里条件不错的人家都陆陆续续从山坳或半山腰里的红砖瓦房里搬了出来,开始沿路盖起了二层的小洋楼,短短几年时间,村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已经搬到了公路边。

还有几户因为家里人生重病或有残疾的,靠自己的能力搬出来确实很困难,但李吉时一家却是例外,他家既没人生病也都不缺胳膊少腿,早些李吉时因为常常喝酒误事,媳妇跟他离了婚,从此他就一直和老娘、儿子一家三口挤在两间旧瓦房里。

我二姨家是村里第一个在公路边盖房子的,借着与省道交汇人流量大的中心位置,小姨将小洋楼的一楼弄成了小卖部,还装了一部座机电话,置办了两张麻将桌。

小姨说李吉时其实算是个本分人,平日里也不喜欢多言语,他不喝酒的时候都是在干活,每次见他从小卖部门前过时肩上都背着锄头。李吉时把家里的几亩田侍弄得比别人家的都好,只是喝多了酒时就喜欢打人,村里人都说他老婆就是被他发酒疯打跑的。

后来村里有兴起了去沿海打工的潮流,李吉时留下了年幼的儿子和年迈的老娘跟着村里人去了广东。

那时候手机还没有普及,李吉时偶尔打电话到小姨的小卖部问问情况。李吉时出去了两年都没有回过家,直到第三年的春节,才跟着村里的几个人回来。李吉时的儿子李耀建也有五岁了,正好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李吉时走时给老娘留了五千块就走了,李耀建眼泪汪汪地看着李吉时走出家门,李吉时却头都没有回一下,更没有说什么时候会回来。

村里的幼儿园就在离小姨家对面五十米远的地方,每天早上李吉时的老娘将李耀建送过马路后就直接在小卖部打上大半天的麻将,直到李耀建从幼儿园放学。

李吉时的老娘大字不识几个,但麻将牌只要搓在手上,她就能猜出牌面来。每次李吉时的老娘坐上了麻将桌基本上都不肯撒手,每次李耀建放学后,都要是自己背着书包过马路来找打麻将的奶奶,李吉时老娘赢钱时就会边收钱边从手里抽出一张一元的纸币给李耀建并交待说:“过马路时两边都看看没车了再过来。”李耀建没等她说完,已经风一样跑到了柜台那找小姨买零食去了,当然那天她要是输了钱,李耀建是连颗棒棒糖也没有的。

暑假时去小姨家里玩,我见到了李耀建,他晒得很黑,跟许多年纪差不多大小的男孩子一起爬树,把裤腿卷到大腿根子去池塘里抓鱼捉虾。每次李耀建在外面野,李吉时的老娘要等太阳落山麻将散场时才会想起来寻人。

这种时候她多半会狂奔出去,肥胖的身体摇摇晃晃地穿过马路,四处扯着嗓子大喊,等听到了李耀建的回应,就会屁颠屁颠地询着声音的方向跑去,然后一把将李耀建从水边拎起来,嘴里骂着些不三不四的话:“你娘个球,想死啊!”话音随着肥大的巴掌一起落在李耀建黑黢黢的身上。

李耀建被他奶奶打得次数多了,村里好些婶子姨看着觉得孩子可怜,有时候见他奶奶打得厉害了就劝架,也有人掏出几块糖来悄悄地放进李耀的口袋里。好几次李耀建等奶奶不在身边时,拉着隔壁婶子的衣角问:“我可以叫你妈妈吗?”

那年春节回家,李吉时从沿海回来了,一同回来的还有一个年纪三四十岁的女人。听人说这是李吉时再找的老婆,大他四五岁。第二年春天的白杨树发芽的时候,李吉时跟他老婆还没有出去打工的意思,李耀建这段时间倒是乖了很多,整天跟在李吉时带回来的那个女人身后形影不离的样子。

在小姨家里打麻将的人都听见李耀建叫那女人:“妈妈。”,有人问李吉时的老娘:“孩子真的跟那个女人亲啊?”

“那可不,咱建建从她进门那天起就叫妈了,对她比对我都要好。”李吉时的老娘一边搓麻将牌一边得意地说。

李耀建自从新妈妈进了门整天乐呵呵地,有人笑着问他:“建建,新妈妈对你好不好?”

“妈妈怎么会对我不好呢!”他一句奶声奶气的回怼,让大人忍俊不禁的大笑。

可是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李吉时带女人再次去打工后过了两三年都没有再回家,每个月不仅没有钱寄回来,连电话都没有一个。听人说当初他带回来的那个女人早就跑了,李吉时在外面做事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成天就喜欢喝酒,每次喝完又喜欢动手打人,没有哪个女人敢跟着他。

前几年,听小姨提起李吉时,说是现在过得比以前好多了,家里正在村口的路边上修房子。我一时好奇地问:“他儿子李耀建现在怎么样了?”

“李耀建被车撞死了!”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以为听错了,我反复跟小姨确定了好几遍,小姨的沉默给了我同样的答案:李耀建已经死了。

两年前李耀建放学,他把书包顶在头顶上正准备跑到小姨家找正在找麻将的奶奶。当时下着雨,他用一只手扶着书包,一只手挡着头,只看了一边的车就跑到马路中间,结果被一辆大货车撞飞了十来米,满脸都是血,救护车赶到时他已经停止了呼吸。

我想到了失去了唯一的孩子,李吉时应该很伤心吧?可是小姨却说:“他伤心个鬼,眼泪都没得半颗。”

事故发生后的第二天,李吉时从广东赶了回来,头一次见到了不喝酒的李吉时在人面前人五人六的样子,下车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并不是看看儿子的遗体,反而是跟肇事的司机谈赔偿款的事,张口就是五十万。

但是对方请了律师帮忙处理赔偿事宜,双方就赔偿款的数目争执不下。后来经过调解和走司法程序后,判定李吉时将李耀建的遗体火化后,才能走程序拿到赔偿款:三十五万。

小时候,李耀建想要吃颗糖都要跟他奶奶磨上许久,有时候因为多买一个棒棒糖都会被骂得狗血淋头,但是现在他一条小小的生命就给家里换来了三十五万的赔偿款,只是这些钱他自己是一分都用不到了。

李吉时自从领到赔偿款后像换了个人似的,不仅没有半分伤心,反倒是像暴发户。右手上多了一枚金灿灿地戒指,左手里拿着最新款的手机,而且还会故意在小卖部里跟年轻后生说买辆什么样的车比较好。他现在喝酒已经不再打散装的白酒了,家门口的屋檐下堆着的都是“德山大曲”的瓶子。

如今这件事已经过去几年了,再也没有人提起过李耀建,李吉时家里的二层小楼房已经装修好了,听人说他已经用他儿子一条命换来的赔偿款修房子,买车,娶媳妇了,新媳妇的肚子也越来越大了。

李耀建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他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正慢慢的消失,他的爸爸还是会继续生活,甚至因为他的死比以前生活的更好。

原创文章,作者:rmrbw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rmrbwx.cn/rmrbwx/920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