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今日日报首页
  2. 今日新闻

字节跳动有意把TikTok总部迁往英国伦敦 一路开绿灯抖音捐了4千万还行

距离美国总统特朗普于8月1日表态将禁止TikTok(抖音海外版)不到一天时间,TikTok就与英国首都伦敦传出了绯闻。

两天后,英国国际贸易部的新闻发言人对界面新闻表示,字节跳动关于TikTok总部的决定是该公司自己的行为。同一天,字节跳动同样发布公告称,考虑在美国之外的重要市场重新设立TikTok总部,以更好地服务全球用户。

无论TikTok总部最终是否能够成功花落伦敦,TikTok与伦敦的密切合作其实由来已久。正如上述政府新闻发言人所说,对于那些支持英国经济增长和就业的投资,英国都将是一个公平且开放的市场。

而在梳理TikTok,以及星巴克、苹果等跨国企业在欧洲选总部城市个案的过程中,也能得出一些普遍的规律。

长期“悬空”的海外总部

不同于总部位于北京的抖音,前身为musical.ly、专攻海外市场的TikTok虽长期霸榜各国应用市场,但一直以来都没有设立过明确意义的总部。其主要管理机构皆常驻上海,另有洛杉矶、都柏林、伦敦、新加坡等四大主要办公室负责当地市场。

2019年12月,《华尔街日报》就曾报道,TikTok正计划寻找一座城市作为长期悬空的总部所在地。当时的选项包括新加坡、都柏林和伦敦,而洛杉矶则因为此前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时,遭到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调查的不愉快经历而第一时间出局。

虽然TikTok和字节跳动当时并未就设立总部一事予以明确表态,但是步入2020年以来,TikTok确实正在伦敦和都柏林两大欧洲城市逐步扩大投资。

1月17日,TikTok宣布在都柏林建立负责欧洲、中东和非洲市场的信托和安全中心,以管理该地区的用户数据,并将为爱尔兰创造百余个就业机会。

而位于伦敦霍尔本区的TikTok英国办公室则在经历了数轮扩招之后,一直保持着仅次于洛杉矶的第二大办公室地位。尤其是与都柏林的200名员工相比,800人规模的伦敦办公室在竞争公司总部中显然更具有优势。

《卫报》的报道称,TikTok一度与英国政府就投资30亿英镑、创造3000个工作岗位的新总部协议谈判进展顺利。但是在7月19日,英国政府宣布全方面禁用华为五天后,TikTok突然宣布因“地理位置更加优越”而终止谈判,并选择都柏林作为总部首选。

另据《太阳报》报道,TikTok与伦敦双方在短短两周之内互相再度释放积极信号,根源在于唐宁街的“老爷们”认定TikTok的安全隐患与通讯设备商无法相提并论。

此前已有英国政府人士向CNBC表示,只要TikTok遵守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就不存在被禁用的风险。

伦敦:脱欧后仍是香饽饽

其实,在英国公投脱欧、大批银行相继离开伦敦金融城的大背景下,继续选择伦敦作为欧洲总部或地区总部的跨国公司并非只有TikTok一家。

早在2014年4月,星巴克就宣布将负责欧洲、中东与非洲业务的地区总部从荷兰阿姆斯特丹迁往伦敦。2018年,这家咖啡连锁巨头的阿姆斯特丹办公室正式关闭。更早之前的2012年,全球第二大保险经纪公司怡安更是将全球总部从芝加哥整体搬迁至伦敦。

除了星巴克和怡安这样的行业巨头之外,近十年内迁至伦敦的公司也包括了许多细分领域的隐形冠军。2013年,瑞士知名石油天然气服务商诺布尔公司,同样将全球总部从瑞士巴尔迁至伦敦;2011年通用电气石油天然气部门也选择从意大利佛罗伦萨整体迁往伦敦;在此之前已经叛逃伦敦多年的有线电视运营商自由媒体集团,也将全球总部从美国迁回了老家伦敦。

即便是英国2016年脱欧公投,也未能阻挡跨国企业持续青睐伦敦。

2017年1月,“阅后即焚”应用开发商Snapchat宣布在伦敦设立国际业务总部;而包括脸书、谷歌、亚马逊在内的硅谷企业无一例外地都选择了扩建位于伦敦现有的地区总部。

而更大规模的搬迁则来自常年保持英国、荷兰双总部模式的联合利华。2018年9月,联合利华曾公开计划从伦敦证交所退市并整体前往阿姆斯特丹,成为完全的荷兰公司。但该计划在今年6月11日彻底反转,联合利华以“增强灵活性、消除复杂性”为由最终决定将总部迁至伦敦,而放弃在阿姆斯特丹的管理机能。

伦敦能够屹立不倒的重要原因之一,便是其核心竞争优势在跨国公司地区总部选址考虑因素中并未遭到脱欧的大幅度侵蚀。

一般而言,政治环境、基础设施条件、区位条件、政策与制度环境、行业集聚水平,以及人力资源条件等因素都被视为地区总部选择策略的关键。

伦敦作为老牌发达国家的首都,天生具有政治稳定、法制体系完善、人才储备丰富、语言沟通无障碍等优势。尤其是在行业集聚效应上,伦敦市政府自从2011年起便开始大力推进东伦敦科技城(Tech City)项目,目前该科技城已经吸引包括思科、英特尔、高通、推特在内的多家硅谷公司。

此外,距离牛津街一街之隔的脸书技术中心、位于国王十字的谷歌英国总部、南岸巴特西发电站旧址上的苹果英国总部以及入住伦敦科技城的亚马逊英国总部,四家巨头相当于在伦敦复制了迷你版的硅谷。

事实上,伦敦IT产业的产值几乎是巴黎和柏林IT产值的总和。相较于伦敦在英格兰一城独大的格局,德国的IT产业分散在柏林、慕尼黑和法兰克福多地,难以达成集聚效应;至于同样体量巨大的巴黎IT产业则被法国硅谷格勒诺布尔以及南方的索菲亚科技区严重分流。

德国卡尔斯鲁厄大学WBK研究所的兰萨教授(Giesla Lanza)也表示,在欧洲各个城市政治、基础建设水平相差不大的情况下,经济成本则会成为决定地区总部选择的关键因素。这其中就包括辐射地区或全球市场的物理距离成本、文化或心理距离产生的社会沟通成本、与其它枢纽城市的连接成本以及可能是最为重要的政府沟通成本,其典型便是税收优惠政策的落实。

此前将全球总部搬迁至伦敦的石油天然气服务商诺布尔就提及希思罗机场繁忙的航线是决定性因素之一。至于更有竞争力的税收制度,更是出现在了星巴克、怡安、诺布尔等几乎所有地区总部设在伦敦企业的搬迁新闻通稿中。

伦敦vs都柏林:税政尤为关键

自从前首相卡梅伦在金融危机后力主降低企业基础税率之后,英国的企业基础税率已经从2010年的28%一路下降至2018年的19%。该税率已经位列七国集团倒数第一,英国最大的竞争对手德国和法国的企业基础税率分别为29.8%以及34.4%。卡梅伦的接任者特蕾莎·梅曾甚至计划将企业税率在2020年进一步下调至17%。

除了大幅度下调企业基础税率之外,英国政府还分别于2010年和2015年明确了免征海外利润税以及开征25%的海外利润转移税两大原则。这也是此前星巴克放弃位于荷兰的欧洲总部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税收制度决定总部选址的典型案例便是英荷公司联合利华。2018年荷兰政府曾计划取消高达15%的股息预扣税,但该提案最终因反对党的阻挡以及荷兰公众的反对态度而作罢。此后联合利华的股东便开始将眼光投向了英吉利海峡对岸。

1个月前的7月6日,另一家知名的英荷公司、也是世界五大石油巨头之首的皇家壳牌石油同样暗示将效仿联合利华离开荷兰,投奔伦敦的怀抱。

字节跳动有意把TikTok总部迁往英国伦敦 一路开绿灯抖音捐了4千万还行

不过,虽然伦敦人能够凭借着较低的税率从欧洲大陆甚至是北美大陆虎口夺食,但是英国却远非是真正意义上的避税天堂。

在过去的30年里,欧洲企业基础税率最低的头衔始终由英国不起眼的小邻居爱尔兰把持。爱尔兰目前12.5%的企业基础税率远低于英国的19%。

得益于超低的税率,以及政府牵头的税收优惠协议,爱尔兰在上世纪便吸引了苹果和谷歌的入驻。借助着两大企业的领头羊效应,脸书、高通、英特尔、雅虎、推特等几乎所有科技公司都以都柏林和科克两大城市为中心,将其欧洲总部定址于爱尔兰。

同样稳定的政治经贸环境、同样丰富的英语语言人才、以及更胜于伦敦的集聚效应和背靠欧盟的桥头堡作用,都使得爱尔兰的IT产业在过去20年内得到了飞速发展。爱尔兰目前已是全球第二大软件出口国。

爱尔兰依托税收政策为核心的招商之路,甚至一度引发了欧盟委员会的不满。2016年8月,欧委会内负责反垄断事务的委员玛格丽特·维斯塔格就以苹果和爱尔兰的税收优惠待遇涉嫌违反欧盟的国家补贴政策为由,要求苹果向爱尔兰政府补缴130亿欧元的税款。

7月15日,欧盟普通法院宣布欧委会败诉,苹果无需补缴任何款项。这似乎也预示着,爱尔兰的软件大国之路还能维持很久。

至少在TikTok选址海外总部问题上,与伦敦竞争至最后一刻的都柏林仍有机会。

8月3日,据英国国家广播公司BBC报道,英国保守党议员、中国研究小组联合发起人尼尔·奥布赖恩(Neil O’Brien)表示,情报部门应当就TikTok入驻伦敦一事发表报告。奥布赖恩领导的中国研究小组曾经在华为问题上向内阁施加压力,并最终影响了约翰逊政府在华为问题上的态度。此外,该研究小组还对由中广核和法国电力联合建造的英国欣克力角C核电站持怀疑态度。

原创文章,作者:rmrbw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rmrbwx.cn/rmrbwx/909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