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今日日报首页
  2. 今日有料

TikTok美国困境中的整体分析 字节跳动应该死守底牌

字节跳动正站在风口浪尖。先是旗下的抖音海外版TikTok被美国政府威胁封禁;随后张一鸣迅速服软的身段引起部分网友不满,招致口诛笔伐;再然后是TikTok美国业务被责令出售给美国公司,目前的消息是字节跳动正商讨将TikTok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四国的业务出售给微软。

TikTok美国困境中的各方分析

最后并特朗普要求TikTok在9月15日前完成出售,并必须支付给美国财政部一大笔“交易佣金”。中间还有个字节跳动谋求在英国设立总部的插曲。

字节跳动在美国的遭遇涉及科技巨头、中美关系、中国企业在美业务、投资金融圈华尔街等方方面面,牵扯广泛,各方都给予极大的关注。

然而,目前的报道和评论文章多失于空泛,比如言必称“美国”要拿TikTok如何如何。事实上,美国并不是一个整体,甚至不构成一个主体,我们没有办法分析“美国”的意图和行动。要弄清情势,必要抽丝剥茧,从具体人物身上入手不可。

1. 特朗普

6月20日特朗普在疫情发生后首次集会,TikTok上门票预订超过百万,结果只有寥寥6000余人参加,让可以容纳1.9万人的会场显得空空荡荡,窘状经由直播传至全美,特朗普颜面扫地。自此以后特朗普就恨上了TikTok,7月初即开始了一系列针对TikTok的行动,包括发布政府部门禁用TikTok的禁令。

特朗普从未掩饰他睚眦必报的小人品性,必欲除TikTok而后快。这几天的大动作,只是因为CFIUS(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总算找到了把柄,TikTok在收购Musical.ly时有程序瑕疵,特朗普立马抓住机会要把TikTok往死里整。

这里有一点需要强调,大家在分析特朗普言行的时候,一定要清醒地认识到他是极端自恋极端自私的人,他根本只会考虑他的个人利益,而不会真正考虑美国的国家利益。或者说,在他眼里美国的最高利益就是他个人和他家族的利益。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的竞选连任、树立个人形象以及最大化卸任后的利益,所谓的国家安全、国家战略,都不过是实现他个人目的的幌子而已。

社交媒体可能影响民主国家的选举是早已众所周知的事情,特朗普自己极喜欢发Twitter。他上任初期亦有政治对手称,俄罗斯通过Facebook干预大选,促使特朗普上台。同样社交媒体属性浓厚的TikTok当然也会影响政治人物形象,进而对选举造成影响,特朗普对此早已心知肚明。

但特朗普此前从未就Tiktok提出安全质疑,甚至在TikTok开通竞选集会的门票预约。直到被TikTok上的年轻人摆了一道,特朗普突然翻脸,指责TikTok危害“国家安全”,特朗普考虑的究竟是“国家安全”还是“个人面子”一目了然。TikTok向更多民众暴露了特朗普又蠢又坏的本质,对特朗普个人形象确实不利。

6月20日后,特朗普知晓了TikTok上以黑特朗普的内容为主,更将TikTok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就其中资身份围绕“国家安全”大做文章,但苦于没有证据无法采取实质性行动,直到CFIUS抓到小辫子。但CFIUS找到的问题只不过是收购程序上的小瑕疵,离真正的国家安全相去十万八千里远。

特朗普痛恨TikTok,一心一意地要封禁它,主要目的是报仇。所以一开始,字节跳动表示要出售TikTok美国业务,以解除TikTok中资背景,特朗普根本不肯答应。

张一鸣在内部信里说:“强制TikTok美国业务出售给美国公司不是对方的目的,其真正的目的是希望全面的封禁以及更多。”

这个说法完全符合特朗普的思想行为特征。至于没有透露的“更多”也很容易猜,特朗普不仅谋求在美国全面封禁,更希望在世界更大范围封禁包括TikTok在内的字节跳动业务,显示出特朗普本人极端狠毒的心性。这也是为什么字节跳动一下把四国业务都出售了。

有些人将特朗普强硬要求封禁视为谈判手段,称特朗普的目的是为了压价捡便宜,这是在想当然,跟张一鸣透露的信息不符。

但是,环境注定了特朗普不能实现他的封禁愿望。TikTok在美国的下载量已经达到1.65亿,拥有超过4000万用户。得知TikTok可能被封禁后,合计拥有超过1亿粉丝的网红播主联名请愿,各种挥泪视频获得天量点击。如果特朗普一意孤行封禁TikTok,势必将数千万美国年轻人得罪干净,还将得罪有钱有势的一众TikTok投资人,这后果他无法承受。

封禁TikTok的消息所引起的轩然大波,加之微软的劝说,使特朗普不情愿地放弃了封禁,转而妥协认可了字节跳动早先自己提出的方案,出售TikTok美国业务给美国公司。

仅此而已他当然不解恨,又附加提出苛刻要求,要求在9月15日前完成出售,还毫无根据、毫无先例地要求收取一大笔佣金。这些要求更多是找麻烦泄愤,而不是什么谈判手段。

特朗普的智商相当普通,身边的幕僚能力更是尔尔,只要不被他的美利坚总统身份所迷惑,其言行不难分析。他本意想彻底封禁TikTok,多拉上几个国家一起封禁更解气,但意识到不能一意孤行强行封禁,只得允许出售,但仍处处刁难。

应对之法也不难想到。特朗普既然已经摆明了不会让TikTok的中资各方赚钱,封禁与出售对中资方而言差别不大,中资方应该有鱼死网破的觉悟。

而如上分析,封禁并不符合特朗普利益,中资可从从容容谈判出售事宜,按部就班地争取自身利益,无需真正理会特朗普的刁难施压,只对外做出忍让、妥协、配合美国政府的姿态。

从特朗普的历史行径看,发疯搞两败俱伤、9月15日直接封禁的事情他也做得出来,毕竟最后受损失最大的是中资、中国、美国用户、美国投资人和美国,对他特朗普个人的影响甚微。

那样的话,做好预案哭够骂够,充分接受采访、与媒体交流、公开发声,好好地做一系列短视频,随时准备好在TikTok上推送,至少赢个舆论人心。

需要特别提醒的是,一切真正的配合一定会被特朗普得寸进尺,不会得到任何一丝回报,这点包括我们的商务谈判队伍在内的全世界都已经有深刻教训,字节跳动相关方万勿再犯傻。

2. 美国政府的其他人

美国政府的其他人不像特朗普那样对TikTok有深仇大恨,他们只不过是根据自己所处的位置做出对自己有利的行动。

其中的大多数不会掺和特朗普与TikTok之间的恩怨是非。大家都知道,以特朗普的性格,在自知连任无望的情况下一定会无所不用其极地搞事情、闹妖蛾子,接下来3个月很难有太平日子过,甚至挑起战事也并非不可能。川普若把精力都花在TikTok上面,美国政府的其他人反倒可长舒一口气,烧烧高香。

美国的鹰派人物如纳瓦罗之流,则借机登台唱戏,跳梁出来大放厥词,造谣中伤,博取出镜率。

CFIUS作为一个政府部门,在事件中立下大功,特朗普得以采取行动的法律依据全来自于CFIUS挖掘出的TikTok并购Musical.ly时的申报瑕疵。

CFIUS这种狗腿子的行为,虽然证明了自身的价值,但也让全世界明白美国法律挖了多么多的陷阱,美国的有关部门是多么会给企业挖坑,是多么会玩欲加之罪,以后别人再去美国投资肯定要多掂量了。

特朗普的政敌会借机攻击特朗普,但在美国当前浓厚的反华情绪下,不可能有人表态支持TikTok,至少不会支持一个中资的TikTok。

还有极少数人有大局观,会意识到封禁TikTok、强买强卖会损害美国的立国理念和国家信誉,他们是唯一可能帮助字节跳动的人。不过这种人凤毛麟角,观点再正确也不成气候。

3. 微软

微软很希望能够收购TikTok,TikTok的加入将极大补充微软的业务版图,因而愿意出面与白宫斡旋,特朗普当下暂不封禁的决定,即是微软与之沟通后的结果。

微软作为收购方掌握着主动,进可攻退可守,字节跳动则没有多少谈判筹码,市场普遍相信微软能够以优惠价格的达成收购交易,微软的股价也受此提振。

以微软的企业文化和历史口碑看,在此次交易中占点便宜是肯定的,但不至于敲骨吸髓,不会落井下石开出太过离谱的价码,相信这也是字节跳动选择微软作为收购方的考虑因素之一。

4. TikTok美国投资人

对TikTok的美国投资人来说,无论TikTok是在微软手上还是在字节跳动手上,跟他们都没有关系,他们不可接受的结果只有TikTok被封禁。所以他们会竭尽所能威逼利诱张一鸣放弃对抗,尽快出售,相信这也是张一鸣迅速躺平的原因之一。

这些人的小心思与字节跳动的根本利益相背。

5. 字节跳动

从张一鸣的两封公开信看,他对整个事件有充分、清醒的认知,应对上虽然一路“滑跪”,但占住了法理、道理的高地,特朗普的步步紧逼只会让人越发同情字节跳动。国内战狼小将对张一鸣的指责大多属于无理取闹,惟恐天下不乱,目前为止字节跳动的应对没有大纰漏。

但是字节跳动仍暴露出不少问题。字节跳动正完全按照国内好孩子的思维运营,避免涉及政治、严格审查、遇事迅速认错、对有关部门高度配合。这在美国行不通。

其一,在美国政治生活是基本生活,骂总统、骂州长议员是日常,TikTok这种自制短视频分发平台,绝对做不到与政治高度隔离。何况字节跳动中资背景本身就是政治,出身就带政治标签,在如今的国际大环境下怎么可能低调无涉?

其二,美国人的习惯是绝对不认错,打死不认错,要错也都是别人的错,瞧瞧特朗普就是典型。这也意味着一旦认错,美国人会觉得都是你的错,罚死你是活该。这跟国内态度好一点,认错诚恳一点,再运作运作,有关部门就会轻轻放过完全不同。

收购程序上,字节跳动觉得违法了就是违法了,太过轻率地承认错误。其实无论怎么辩解,拖个十天半个月也好的。字节跳动的滑跪应该到此为止,再不可腿软,以后无论是谈判超时,还是拒交佣金,都必须找各种借口推卸责任、大声指责他方,切不可往自己身上揽。

其三,美国凡事有司法救济,什么事情都可以上法院说,无理也可以搅三分,何况现在字节跳动摆明被欺负了。美国的行政与司法真正相互独立,起诉政府经常能取得良好结果。

CFIUS抓到TikTok并购Musical.ly时的程序漏洞,裁定字节跳动出售TikTok,字节跳动迅速认栽并表示愿意出售,略显草率。正常美国思维是,什么事都可以上法院起诉,起诉CFIUS要求出售的裁定不合理,起诉特朗普限定交易时间不合理,甚至可以起诉CFIUS制定的备案审查法案违宪。

虽然对普通人来说打官司成本很高,但是相对TikTok出售,打官司的费用就九牛一毛了。如果届时特朗普真动手封禁,还可以上法院起诉要求撤销他的禁令。此时万不可套用国内经验,担心得罪行政官员不打官司。

在美国不走司法程序就是理亏的表现。很多企业过早与行政执法部门和解,往往是因为有更大把柄被人拿捏着,或者害怕被挖出更大的违法犯罪问题,字节跳动若无此担心,大可以在法院上与特朗普斗上一斗。

之前张一鸣被美国投资人牵着走,过快表示愿意放弃TikTok股权,特朗普立即蹬鼻子上脸,表示要收取一大笔佣金,让中资既失股权,钱也带不走,这样任人鱼肉让吾等同胞痛心,对字节跳动未来开展国际业务也极为不利。

现在字节跳动应该死守底牌,谅特朗普不敢真封禁,美国投资人也会竭力阻止封禁,把应该争取的利益争取回来。

原创文章,作者:rmrbw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rmrbwx.cn/rmrbwx/902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