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湖北鄂州市民的除夕夜:这个年特别安静

一位湖北鄂州市民的除夕夜:这个年特别安静
一位湖北鄂州市民的除夕夜:这个年特别安静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朋友圈

经济观察网 记者 于惠如 2020年1月24日17时,距离湖北鄂州市“封城”过去28小时,外面阴雨霏霏,薄雾不散。

在鄂州市民林清的记忆里,尽管鄂州禁鞭,但往年的除夕夜,总能听到或远或近的鞭炮声、烟花声、以及小孩子的玩闹声。而今年的除夕,周围特别的安静。

唯一不安静的是林清的手机:微信群里,大家在讨论着哪里能买到口罩,朋友圈被武汉新建临时医院的招工消息、鄂州中心医院募集医用口罩的信息刷屏。“这些都是无声战场里传出的消息。”林清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说。

第一次被天南海北的人关心

1月22日晚9点半,林清从深圳返回湖北鄂州老家。那天他没有往年返家的那份期待,心情如同当时的天气——阴冷。刚刚下过小雨,路面很潮湿,路上也很少看到人,到家后,林清长出一口气:“总算是安全了。”

第二天早上睁眼打开手机界面,一条信息推送而至:武汉即将于当天上午10时“封城”。“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是:幸亏当时改变计划,让亲戚连夜去武汉接我回来,否则我可能就要留在武汉了。在武汉站从下车到离开只花了大概5分钟,但还是感觉好危险。”

武汉一“封城”,林清必须得改变返深计划。“我退了票,想着从东边走,绕一下去深圳,就马上重新买了票。”

23日一上午,没有心情干任何事情,林清就窝在家里刷新闻、跟家人聊天。他从接自己回鄂州的亲戚口中得知,早上停在路边的车被武汉的出租车撞了。很明显,在发布“封城”信息到正式执行“封城”之间,有一些武汉人连夜离开了,其中不乏在鄂州停留的。

“鄂州毕竟紧挨着武汉,武汉作为交通枢纽,很多人都从武汉,或者跟我一样经过武汉回鄂州。鄂州据说确诊病例超过14例了,一个只有几十万人的小城,还是挺紧张的。”林清说,“我去买手机的时候跟戴着口罩的店主聊了聊,原来我家隔壁的菜市场就有一例确诊病例,几百米而已。”

往年在家刷手机,都会被父母数落,今年气氛变了。林清每天从网上看新闻,刷最新确诊病例数据。高中同学群里,大家共享着各方信息,有官方渠道的,有朋友圈的,还有一些看起来比较神奇的,当然也有在职的公务员同学想努力维护讨论的论调,宣布某些言论是谣言。

“总之,这个群自建立以来的总消息数都不及这几天的信息量。现在全国网友的意见空前团结,那就是不光武汉,整个湖北都应该被隔离起来,湖北人不要到处跑。这么多年,第一次被这么多天南海北的人关心。”林清有些无奈。

听到封路消息不意外

23日,林清从一个本地公务员朋友那里听说,对方单位已经取消休假,每天都要上班,去基层登记返乡人员,记录体温。他们要做很多工作,毕竟过年串门、打牌的习惯很难一下就摒弃。

“他们发现了一个37度的案例,已经准备重点关注了,但想要求这些群众做自我隔离,不要到处走动。”林清说。

林清听父母说年初四乡下准备搞几个庆祝祖祠修缮的活动,村里人都要聚集回去参加宴席。“我赶紧让我爸打电话给组织者,说明现在的严峻形势,让他们延期,同时通知他们今年拜年活动取消,不回去了,晚上他们群里就通知了活动取消的消息。我妈还说,这如果真要闹几个月,那干脆回乡下住着算了。”

24日上午吃完早饭,林清和家人出门置办了一些年货。只是,这次,他们放弃了离家较远但商品齐全的武商超市,而是去了家楼底下的超市。

“在超市遇到了一个熟人,他们也是一家几个人出门,但是大家都戴着口罩,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来,等我意识到的时候,他们也走开了,我觉得这种时候也没必要当面寒暄了。”林清说,超市采办完,他去了一趟菜市场,那里人流量比往年少很多,不管是商家还是顾客,90%的人都戴着口罩,但是也有一些上了年纪的人没有戴。

林青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鄂州真正开始重视疫情是从1月22号开始,且大量的信息是通过网络传递、民间自发的,市政管理者得想办法在人流聚集的场合加大宣传力度。

中午吃饭的时候,林清刷到了鄂州铁路、客运、公交从晚上开始停运的消息。“也不算意外,毕竟从控制疫情上讲,武汉的口子开了太久,常理上说,周边临近的市县肯定也是需要重点关注的地区。”

林清退了车票,这次,他真的不能回深圳了。随后,他把鄂州“封城”的消息告知了同事,让他们做好相关工作的安排。

大年三十,林清一家人匆匆吃完年饭,商量着要尽快离开湖北回去,因为不知道形势会不会越来越严峻。听说大家都要准备走,父母明显很失落,毕竟一年就一次的机会,刚回来几天就要匆匆作别。

林清家的年饭很快就散了。

“往年我们都会拿着相机,去隔壁的公园爬爬山,拍拍照,给小孩子们买点玩具,在公园广场陪着孩子们玩会儿,今年相机都没翻出来充电。”林清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林清为化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