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银行遭骗贷究竟什么情况?吉林银行遭骗贷背后的真相

又一起骗贷大案细节曝光!洛阳银行竟遭“空壳公司”骗贷1.26亿!

中新经纬客户端7月31日电(魏薇)现实可能比剧本更加魔幻。一家花2万元买来的“空壳”公司,伪造了出口贸易合同、报关资料、财务报表、审计报告等一连串资料,就骗取了洛阳银行1.26亿贷款。不禁让人发问,这家银行的风控究竟是怎么了?近期,裁判文书网一份二审刑事判决书曝出了这起案件的细节。

2万元买来公司骗贷1.26亿

刑事判决书显示,2012年7月,艾友泽出资2万元通过代办公司的中介所收购河南哈迪进出口有限公司(下称“哈迪进出口”),但该公司实际是贷款平台,从未开展过进出口贸易业务。

2014年7月至12月期间,艾友泽等人以上述公司的名义与洛阳银行签订综合授信合同和出口商业发票贴现协议及最高额保证、抵押合同,申请出口押汇项目贷款授信人民币1.5亿元。

据刑事判决书披露,2014年10月,艾友泽指使洪某刚、吴某琴、张某华、汪某妙按照不同分工,以哈迪进出口名义向洛阳银行出具与美国、法国、英国等七个国家相关公司签订的货物销售合同、购销发票、发货的船运提单、海关报关单等相关虚假资料后,又中国进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出具的发送货物的出口信用保险单据。

在这起骗贷案中,艾友泽及其团伙进行了明确的分工。艾友泽指使洪某刚与洛阳银行具体贷款事宜;谢江流、林某甲虚假报关资料,然后由洪某刚、张某华与梁涵谷将虚假合同、发票、提运单、报关单等资料提交银行审核,并由梁涵谷向洛阳银行工作人员解释国际贸易情况;在贷款授信期间,吴某琴、张某华、汪某妙等人伪造虚假财务报表、虚假审计报告等资料。

在洛阳银行要求追加抵押物期间,艾友泽、洪某刚等人隐瞒真相,以借款融资为诱饵,骗取福建竹天下公司抵押物(评估价值约为人民币2亿元)为贷款担保。

最终,洛阳银行将2000多万美元分四笔结汇为人民币,将约1.26亿元贷款发放至哈迪进出口的贷款账户。

刑事判决书还披露,在洛阳银行发放贷款后,艾友泽等人在中信保险公司网上系统勾选国外客户已付款选项,使中信保险公司免除保证,吴某琴利用网银远程操控将贷款用于归还他人借款及其他银行贷款、转入关联公司账户等,贷款无任何资金用于所谓国际进出口贸易。

一审判决后,多名被告对判决结果不服,进行上诉。二审法院经过复核相关举证资料后,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但本案各被告人属于犯罪情节特别严重,一审量刑偏轻,应予纠正。最终,各上诉人刑罚不减反加,有期徒刑分别增加2年半至1年不等。

前银行员工“下海”创业 老母亲甘当“背锅侠”

在这起诈骗案中,有一个关键人物艾友泽,这个名字很多人不熟悉,而一名七旬“老赖”却因他引发社会关注。在2017年8月,福建泉州中院公布的“老赖”名单中,厦门一位71岁高龄、欠下8.1亿余元的“老赖”位列榜首。

其中引人注目的是,郑州中院作出的民事判决显示,陈长芹曾与其他三个人约定用名下共计18套房屋为债务担保;陈长芹还曾在与兴业银行金融纠纷中,厦门湖里区泗水道595号地下一层共计94个车位进行抵押。

吉林银行遭骗贷究竟什么情况?吉林银行遭骗贷背后的真相

这位七旬老人为何欠下如此巨款?她与艾友泽是何关系?据《泉州晚报》报道,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承办法官表示,陈长芹是艾友泽的母亲,这些钱是陈长芹帮担保借款时欠下的,其儿子艾友泽也是失信被执行人。

该报道还称,艾友泽以前曾是银行员工,后来从银行辞职,做起了生意。目前法院找不到艾友泽本人,其他涉案的公司也没什么资产。陈长芹目前人在黑龙江,并未失联,法院将依法拍卖处置其抵押担保的房产。

中新经纬客户端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查询发现,艾友泽已累计24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其母陈长芹前后已14次被列入上述名单中。

辅导八年仍未上市

公开资料显示,洛阳银行前身洛阳市商业银行,是1997年成立的一家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股份制商业银行。2009年3月,经中国银监会批准,更名为洛阳银行。

“出了问题首先质问风控何在。”一位不愿具名的银行从业人士认为,关键得看风控是没有尽到,还是受到某些势力掣肘而无法尽到。

另一位银行从业人员分析道,银行放贷也是有任务的,好的企业银行求着贷,资质一般的企业不想给贷,但是真有任务的时候凑合一下也就上了,但以银行比较完善的业务流程和风控体制,该骗贷案中内部人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可能性大。

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洛阳银行的这起骗贷案是典型的合同诈骗,利用银行间的合规漏洞骗取款项。

在李旻看来,银行需要审核申请人资质,除此外需要尽可能了解款项真实去向,并要求申请人足额抵押,防止其不能还款。

此外,中新经纬客户端注意到,在河南省证监局发布的《河南辖区在辅导企业名录》(截止至2019年6月6日)25家拟上市公司中,洛阳银行排名第一位。

事实上,早在2011年,洛阳银行就与中信证券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然而辅导了八年,同属河南省的中原银行与郑州银行都已完成上市,洛阳银行上市仍然是“在路上”。

近年来,洛阳银行多次收到上级监管部门的罚单。仅2019年第一个月,洛阳银行就被河南银保监局(含原河南银监局)通报处罚了10次之多,累计被罚款金额达到250万元,主要违法违规事实包括虚增存贷款、掩盖不良贷款、平移贷款掩盖真实不良、弄虚作假等诸多方面。2018年9月11日,洛阳银行还因拒绝、阻碍央行监督检查的情况,被央行洛阳市中心支行罚款20万元。

与此同时,洛阳银行去年业绩还出现大幅下滑,据该行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去年年末,该行总资产2534亿元,较去年年初增加216.33亿元,增幅9.33%。去年全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为127.43亿元,同比增长17.62%。其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仅为14.83亿元,同比大降45.55%,近乎“腰斩”。

吉林银行遭骗贷究竟什么情况?吉林银行遭骗贷背后的真相

净利润同比大幅下降的同时,洛阳银行资产质量方面的压力也不容小觑。上述年报披露,其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52%、1.57%和2.78%,有逐年攀升的趋势,且2018年数据高于银保监会公布的同期国内城商行1.79%的不良贷款率均值。

截至去年年末,该行资本充足率较2017年年底有所下降,为14.77%,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以及一级资本充足率均有所提高,分别为10.85%和10.94%。(中新经纬APP)

九江银行被假“公务员”骗贷 到政府部门催收告知查无此人

2018年8月,九江银行到江西工信委寻找赵花还钱,确被告知没有这个人。九江银行南昌分行发现被骗,遂向公安机关报案。

日前,和讯银行从裁判文书网获悉了这起冒充“公务员”进行贷款诈骗的案件。

吉林银行遭骗贷究竟什么情况?吉林银行遭骗贷背后的真相

经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法院查明,2017年7月,被告人赵花因贷款需求,通过中介人龚某介绍至九江银行南昌分行申请个人贷款。随后,赵花向九江银行南昌分行桃苑社区支行提交了其系江西省工信委综合处副调研员的个人收入证明、其名下位于本市红谷滩龙腾大道的虚假房屋所有权证等。

该收入证明显示,“赵花为江西省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正式职工,担任副调研员职务,工作岗位为综合处,月平均收入为16000元,该收入证明上加盖了江西省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公章,落款经办人为熊宇。”

2017年8月10日,九江银行南昌分行与被告人赵花签订了人民币30万元的“易得金”贷款合同,并于同日向被告人赵花发放贷款30万元人民币。至2018年8月10日贷款到期,被告人赵花无法偿还贷款,此时,九江银行才发现这笔贷款申请手续出现了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赵某花提交的材料,九江银行并未进行核实。据九江银行南昌分行桃苑社区支行员工黄某回忆,2017年7月份的一天,自称是江西省工信委工作人员的赵花来网点咨询办理贷款的事情,一星期后赵花将所需的材料即身份证、户口本、个人收入证明等准备好交给其,后其告知赵花个人信用贷款终审通过,额度是30万,期限是一年。其并未对赵花的个人收入证明上的工作单位情况和收入情况进行核实。

和讯银行了解到,虽然银行没有对赵花本人的个人资料以及贷款手续进行核实,但赵花在骗贷前也是做好了充分准备。中介人曾叮嘱其记住工作单位的名称、收入情况等,以防九江银行核对使用。

事后,经江西工信委人事处出具的证明显示,“该委综合处没有叫赵花的同志,委内也没有叫熊宇的同志,人事处没有为赵花出具个人经济收入证明。”赵花的真实身份则是某中医门诊部的工作人员。

发现被骗的九江银行在报案后,2018年9月19日18时53分许,赵花在浙江省金华市金华高铁站8号站台被杭州铁路公安处金华站派出所民警抓获归案。法院认为,被告人赵花采取虚假材料等欺骗手段,骗取银行贷款,造成银行直接经济损失20余万元,其行为已构成骗取贷款罪。一审判决被告人赵花犯骗取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

这家农商行遭举报,原行长骗贷20万后失联,银行陷78条借款纠纷

继济南农商行被实名举报、成都农商行原董事长被查后,又一农商行陷入舆论漩涡。

近日,江苏兴化商业银行遭网友张女士实名举报,称该行原行长潘程骗贷20万元后不知所踪。

对此,江苏兴化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称,板桥支行办理此笔贷款依法依规,对此兴化市人民法院已进行了判决,我行未发现原支行行长在此笔贷款办理过程种存在违法违规行为。

吉林银行遭骗贷究竟什么情况?吉林银行遭骗贷背后的真相

涉嫌违规发放贷款,原行长目前失联

6月18日,据人民网江苏频道报道,江苏张女士实名举报兴化农商行板桥支行原行长潘程涉嫌与行外人员合伙“骗贷”。

据了解,2016年,张女士的朋友焦某找她帮忙,要求张女士从兴化农商行申请一笔20万元的贷款。焦某向张女士表示,无需抵押其名下任何资产,一切由潘程安排,张女士只负责签字。

2016年9月,张女士申请的20万元贷款到账后,焦某将张女士的银行卡带走,并分批取出20万贷款。然而,据张女士反映,贷款实际归板桥支行原行长潘程使用,但到2018年,潘程却跑掉了。

企查查显示,2015年4月29日,潘程替代童文勇,成为兴化农商行板桥支行负责人。2018年5月3日,负责人再次发生变更,由潘程变更为施春建。也就是说,潘程在该行担任负责人近3年。

“2019年5月22日,我收到法院的判决书,法院判决我需要承担这20万元及49827.09元利息”,张女士在接受时间财经采访时称道。

该行客户经理对媒体表示,贷款的时候,我们按照相关手续合法合规。贷款人为张红梅,贷款期到了,我们只能找张红梅。她将这笔钱交由谁处理,跟银行无关。现在她不还钱,开始胡搅蛮缠。不过,张女士却咬定担保人和自己不认识,“资料跟担保人都是焦某和潘程安排的”。

金融借款合同纠纷78条

企查查显示,兴化农商行板桥支行的总公司为“江苏兴化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06年4月28日,注册资本为8.78亿元,法定代表人为曹文铭,共有64家支行。

截至目前,与兴化农商行板桥支行有关的裁判文书共有78个,案由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而总公司“江苏兴化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自身风险达144条,裁判文书78个,案由也多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兴化农村商业银行官网显示,截至2017年底,该行总资产为428.51亿元,净资产为35.92亿元。截至2018年12月末,该行五级分类不良贷款率2.46%;资本充足率达17.5%;核心资本充足率达16.65%。此外,兴化农商行还曾获得“2016中国金融机构金牌榜——年度最佳小微金融服务农商银行”称号。

事实上,张女士所反映的情况并非首次出现。AI财经社在2015年3月一份民事判决书上发现,客户罗荣军也出现过相似情况。

彼时,兴化农商银行板桥支行诉称,2013年8月1日,罗荣军向银行借款30万元,约定到期日为2014年7月31日,邹翔为担保人。不过,罗荣军却未按期归还借款本金。

罗容军却辩称,这一借款的实际借款人为兴化农商银行板桥支行行长徐晓兵,而邹翔为中间人,自己并未取得30万元借款。

此外,2018年8月,江苏兴化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小微企业专营支行原行长孙立新“带头”违法发放贷款被判刑。

据裁判文书网显示,孙立新于2016年4月至10月间,明知被告人骗取贷款,却指示4名原客户经理违法发放贷款3340万元。该行长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8万元。

吉林银行遭骗贷究竟什么情况?吉林银行遭骗贷背后的真相

多家农商银行出事

近期,多个农商银行都摊上大事了。

6月17日,四川省纪委监委官网发布消息称,成都农商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傅作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而6月初,济南农商行员工彭博实名举报山东厅级干部生活淫乱,银行资产损失近30亿元,并称济南农商行高管私刻公章,诈骗多家银行。6月11日,济南农商银行回应称,单位原副监事长彭博举报不实。彭博却称,至今无人找其调查或沟通。

吉林银行遭骗贷究竟什么情况?吉林银行遭骗贷背后的真相

清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宋清辉对时间财经表示,相比国有大行或股份行,农商行、农信社底子薄弱、业务及经营范围受限,几乎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但想在市场上分得一杯羹,这容易导致这些机构“路子更野一点、步子更大一点”。加之,违规成本低导致违规经营屡禁不止。无知无畏,只看到利润,看不到风险,从而导致问题重重。

延伸 · 推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